宋昭因這句紫微星降應驗名聲大起,在唐洲受萬人愛戴,與容莀的仁心齊名。


取名字時宋昭為皇帝呈上了一個“念”字。皇帝雖有不解但憑著宋昭那三寸不爛之舌,便將這念字一槌定音。


沈棠前世養了李念十一載,情份自是不必說,沒隔幾日便要進宮去瞧瞧小李念,長久下來李念對沈棠便格外的親近,宋寧容莘也很照顧這個弟弟。


突有一日,沈棠瞧著三個半大點孩子在一起練字的畫麵問宋昭:“你覺得,寧兒與莘兒可般配?”


宋昭瞧了眼:“不覺得。”


沈棠瞪了他一眼:“那是你眼瞎。”


宋昭靠近她,一把將她摟在懷裏:“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麽,寧兒要是娶了莘兒,你可不就和容莀成了親家。”


沈棠氣笑了:“都什麽時候了你還亂吃醋?”


宋昭不接話將她連哄帶騙的拐進了寢房:“我們再去生一個。”


沈棠氣的對他拳打腳踢:“這是白日呢,你幹什麽!”


然她又怎敵得過被美色蒙蔽了雙眼的登徒子,最後又少不了被折騰的渾身酸軟,沒過多久,沈棠便又有了身孕,宋寧歡喜得不得了,也不出去與容莘玩了,天天守在娘親跟前,說要娘親給自己生個同容莘一樣可愛的妹妹。


宋寧一語成緘,十月過後沈棠誕下一名女嬰,取名宋瑄。


宋昭摟著沈棠幸福溢於言表:“謝謝棠兒予我兒女雙全。”


沈棠哼了聲:“那你便同兩個孩子過去吧。”


宋昭連忙又抱著人哄:“當然最重要的還是棠兒,誰都比不過,孩子也比不過。”


幾人像是在比賽似的,宋瑄出生沒多久,程靈兒又誕下一個男嬰,取名容堯。


北衣西衣也成了婚,剛剛誕下孩子,東衣南衣又各自添了一個,焉煦也成了婚,夫人已有孕在身,待眾人齊聚一堂時,郊外的院子可算是人聲鼎沸,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在辦什麽宴席呢。


白庭之楊翎仍舊未娶,沈棠偶有一次說要給二人做媒時,被宋昭阻止了:“人家過的好好的,咱就別添亂了。”


沈棠卻沒理他,四處替二人物色,直到有一次,沈棠物色了一個姑娘讓白庭之前去相見,可沒過多久便聽下頭的人聽說原本二人聊的好好的,也不知楊翎為何會突然出現將桌子都掀了,然後白庭之追了出去,人家姑娘氣的當場就回了府。


沈棠這才似懂非懂,後來也就不管了。


再有一次,沈棠竟然瞧見容堯拉著瑄兒的手,一本正經的說長大了要娶她,沈棠膛目結舌,她要的是把人家的閨女拐回來,不是把自己的閨女送過去。


沈棠後來費盡心思撮合宋寧與容莘,可奈何二人親近的跟親人似的,就是沒生出男女感情,沈棠哀歎一聲,終是放棄了。


宋寧最後娶了焉府的大小姐焉葶,也是焉煦的第一個孩子,據說是宋寧對人家一見鍾情,死纏爛打才追到手的,焉煦後來說起這事時還看著宋昭,說宋寧盡得宋昭真傳。


而宋瑄在宋昭與沈棠無比複雜的心情下,嫁給了容堯,那天十裏紅妝,羨煞旁人,沈棠偷偷抹了淚,她從未想過,有朝一日她的女兒會嫁入容府,或許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前世她進了容府,今生她的女兒進了容府。


再說李念,他自小便爭氣,聰慧過人,又有沈棠宋昭時不時的教導,性子養的良善堅韌,保留了一顆仁慈之心的同時又極有主見,懂得當機立斷,顧全大局,皇帝對他越發疼愛,後來在李念十一歲時,被皇帝封為太子。


不久後皇帝病重,在冊封太子半年時皇帝駕崩,皇後悲痛之下沒過多久也追隨皇帝而去。


沈棠以長公主的身份披麻戴孝,將帝後一前一後送入了皇陵,她知道這一次不能怪李昭,皇帝身體早有隱患,若不是李昭這些年的診治早早便已駕鶴西去了,能多活這些日子已很是難得。


皇帝臨終前下了聖旨著宋昭容莀二人共同輔佐幼帝直到其成年,然宋昭隻過了兩年便撒手不管了。


用他的話說是容莀一人足夠,況且還有白庭之楊翎焉煦等人,幼帝不缺他一個,沈棠也沒反對,如今天下太平,就連兒女都有了著落,他們若能放下肩上的擔子何樂而不為呢,於是二人留了一封書信給兒子兒媳,連夜離開了京城。


郊外二人並肩騎行,好不肆意。


“棠兒,你想去哪?”


沈棠輕笑:“天地之大,四處遊曆。”


遠處馬蹄聲響,有聲音傳來:“殿下,等等我們。”


宋昭沈棠齊齊回頭,卻見成眴南衣,晏輕東衣疾馳而來。


宋昭眯起眼:“你們來做什麽。”


南衣笑道:“殿下去哪,我們就去哪。”


宋昭:“成眴不當值了?”


成眴早已是錦衣衛最高指揮使,他如何能離京城。


成眴釋然一笑:“如今天下太平,少我一個不少,我與陛下承諾有召必回,陛下便放我離開了。”


宋昭哼了聲看向晏輕:“那你們呢。”


晏輕:“我是公主府的護衛,自然是要追隨殿下。”


宋昭:“你早就入了宮做了禁軍統領,怎地又成了公主府侍衛。”


東衣輕笑:“駙馬爺有所不知,夫君昨日便去宮裏請辭了,從今往後,夫君便還是殿下的護衛。”


宋昭歎口氣,他想同夫人過二人世界怎麽那麽難呢。


沈棠瞪了他一眼:“好啦,我們走吧。”


馬蹄聲再次響起,塵土飛揚,留下一路的歡聲笑語。


而幾人所到之處,皆能聽到一些熟悉的名字。


“要說這容大人啊,可真是了不得。”


“就是就是,聽說長安那北街已經不再是當年的北街了,現在啊人人都有了營生。”


“何止長安北街啊,這唐洲許多貧窮的地兒都得到了改善。如今可真是太平盛世啊,”


“對了,你們聽說了嗎,容大人過幾日要去臨縣視察。”


“真的嗎,那可不能錯過這個機會,我們得去瞧瞧,這位容大人是什麽模樣。”


“還真別說,這位容大人可生的一副好相貌,聽聞啊這容夫人當初能夠從眾多愛慕容大人的貴女中脫穎而出,皆是因為她親自守在容府門前,逼婚的。”


“你說這事兒…都曉得,那是因為當年涼和公主要和親……”


聽著這些人將當年的故事又重複了一遍,沈棠唇角掛著笑,他們所說有真有假,此時聽來竟別有一番風味。


“去臨縣嗎?”宋昭道。


沈棠瞥了他一眼:“現在不吃醋了?”


宋昭哼了聲:“都老夫老妻了,有什麽好吃醋。”說是這樣說,可臨到臨縣了,人又找了個借口硬是錯開了


沈棠也由著他鬧,她也並不是非要去見,隻要各自安好就足夠了。


再後來,他們又聽到了其他的傳言。


“你們說為何白大人與楊大人竟終身不娶啊。”


“這誰知道呢,或許心裏頭有什麽人?”


“這話有道理,不過到底是誰會這麽有福氣,會得這二位大人如此癡情。”


又有人一副已看透的模樣笑得一臉曖昧:“唉…這事兒吧隻有兩位大人自個兒清楚咯。”


沈棠瞧見宋昭眼裏的打趣後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笑什麽笑!”


宋昭勾唇:“棠兒當初還替他二人做媒呢。”


沈棠有些不自然的摸了摸鼻子:“那時候誰知道呢。”


東衣聽得一臉茫然:“殿下你們說的何意?”


南衣卻眨眨眼,一臉興味的看著沈棠:“殿下,他們該不會是我想的那種關係吧。”


沈棠敲了敲她的額頭:“想什麽想,別亂說。”


成眴也把人往後扯了扯:“該走了。”


幾人撂下銀子,又啟程去了下一個城鎮,最後兜兜轉轉了許多年,馬兒再次停在了長安城門前。


“殿下,我們回來了。”


沈棠望著城門輕笑:“念兒娶妻,是該回來的。”


陛下成年,迎娶皇後,他們該是要來的。


唐洲後麵幾十年,風調雨順,百姓安樂。





章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