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綰下意識地伸出手想要去將輕軟的外袍給拉上,但卻被寧蘅捉住了手。


他的掌心溫熱,直接將傅綰的手給緊緊握住,略一使力,便將她的手握在了身後。


現在的傅綰,是用一種略微迎合的姿態去麵對寧蘅。


因為她覺得,就算在這種事上,她也不能慫,不能被寧蘅小瞧了去。


於是,她輕輕“嘖”了一聲,伸出手去將寧蘅的背抱著,貼得離他近了些。


寧蘅注意到她的小動作,一聲幾不可聞的輕笑聲從他喉間溢出。


他一手攬著她的細腰,掌心貼在腰間最柔軟的弧度上。


而他的另一隻手,已經慢慢從她胸前柔軟的起伏之上離開,慢慢往下,掠過一片平坦,驚起一串串意亂的漣漪。


傅綰瑟縮了一下,身子往後退了一點,卻沒能離開寧蘅的臂彎,她整個人幾乎是靠在寧蘅的胸膛上。


她覺得自己的身子極軟,若不是寧蘅還攬著她的腰,自己可能就站不住了。


傅綰的呼吸節奏變得有些亂,有壓抑不下來的細碎輕哼從她的齒間傳出。


寧蘅的耳力極佳,即使是這樣小的聲音,他也完全聽到了。


“綰綰。”他感覺到傅綰整個人已經軟倒在了他的懷裏,身姿如水一般柔軟。


他喚傅綰的這一聲中帶著些許情動的味道,傅綰勉強略微睜大了雙眸,抬頭去看寧蘅,黑色的眸中盈著霧蒙蒙水光。


“怎麽了?”她軟著聲開口,聲音含羞帶怯,似從喉間發出。


但下一刻,她便發出了一聲悶哼,放在寧蘅背上的雙手忍不住按緊了他寬闊的背。


照顧到傅綰的感受,寧蘅的動作幅度不大,但總是能恰到好處地觸碰到某個點。


傅綰一手按著他的肩膀,扭過頭注意到了寧蘅略帶著笑意的表情。


“阿蘅……”傅綰的麵頰上有些微的緋色,她在寧蘅耳邊的輕聲說道,聲音帶著絲顫抖。


寧蘅挑眉,提她拂去麵上有些濕的碎發,問道:“怎麽?”


傅綰覺得即使在這種事上,自己也不能被寧蘅小看了去。


於是,她輕聲在寧蘅耳邊放狠話:“阿蘅,你就這樣的嗎?不夠看呀。”


——不久之後,她就開始為自己方才說過的這句話後悔。


在傅綰一不小心說出了諸如“不”“慢”“輕”等字眼之後……


寧蘅咬著她的耳垂,用近乎耳語的聲音在她耳邊問道:“綰綰,你不敢了嗎?”


傅綰咬著牙,一手按住寧蘅攬在自己腰間的手,斷斷續續地說道:“誰……誰說我不敢了?”


當然,許久許久以後,終於還是以傅綰的認輸告終。


她眼角泛著淚,咬著寧蘅的形狀完美的肩膀想,自己這個惡毒女配可能這輩子都要栽他手上了。


——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玄微的死傳遍了整個修仙界。


傅綰對於玄微——或者說是伏伽之死的悲傷情緒也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淡去。


除了爻山之外,最不習慣玄微離開的,當屬現任的諸天七皇。


早知道,在很多年前諸天七皇都是各自為政,自己管理著自己的洲域,根本沒有想過要為了推動修仙界和平穩定發展而共商大事。


當初玄微為了勸說諸天七皇來參加七皇會晤,可是花了好大一番力氣,甚至還主動擔下主持七皇會晤的工具人位置。


諸天七皇性格各不相同,都獨具個性,有的人甚至連話都懶得說一句跟啞巴一樣,還有的人簡直就是個事兒逼啥啥都說不行整得跟不高興一樣。


玄微在其中擔任了主持事務,增進交流的作用。


所以,玄微一死,諸天七皇都有些憂慮,甚至在擔心這七皇會晤是否還能開下去。


特別是上一次的七皇會晤中,某人就已經缺席了,他們趁著他不在,偷偷商討了很多決議。


隻是不知道今年這一次七皇會晤,他到底會不會來。


還有,其中有一個更關鍵的問題,那就是——


“玄微真人已經仙去,”帶著白色鬥笠,神秘至極的玄冥神君的聲音帶著絲惋惜與疑惑,“那麽誰來繼任太一神君的位置?”


北鬥神君丹元真人摩挲了一下手中的琢世刻刀,緩聲說道:“玄微真人有一弟子,將畢生所學盡傳給了她。”


“玄微真人是否已經預見到了自己仙去的日子,這才找了一個接班人?”玄冥神君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便推測道。


這是最合理的推測,所以此言一出,其餘人皆是點頭,讚同了玄冥神君的說法。


解決了太一神君之位會由繼承的問題之後,他們這才考慮另一個問題。


在曜洲中心的孤峰之上,大大小小的議論聲響起。


“你說,今年天樞君還來嗎?上一次七皇會晤他就沒來了!”在孤峰的圓桌旁,玄冥神君開口問道。


旁邊一位絕色美人玩著自己的手指,慵懶說道:“上次沒來,這次也別來了,上次還有好多決議沒有討論通過呢。”


“也是。”一旁握著巨大鐵劍的冷麵修士罕見地開口附和道。


“對,還是別來了,咱們今年加快點兒速度,趕緊把剩下的決議通過了。”


“嗯,那現在就開始,不如先來看一下我的《論貓類靈獸的合法飼養》?”


“你這個先往後稍稍,這幾年裏我又想到了一項非常有益身心的運動叫廣場舞,不如我們試著推廣一下?”


就在五人激烈討論的人時候,腳步聲忽然從他們的身後想起。


正在激烈討論著的五位諸天七皇的說話聲戛然而止,他們齊齊回頭,看到了一個最不想看到的人,還有一個不認識的人。


正是寧蘅與傅綰。


寧蘅抬眸看了五人一眼,緩聲開口說道:“上次有事,沒來。”


他從容地走到了圓桌之前,姿態優雅,一來便直接代替了玄微主持的位置。


“這……這是太一神君的位置。”玄冥神君指了一下寧蘅身下的位置。


她心想完了,玄微一死,現在還有誰能攔她,這輩子看來她是沒有辦法在睢洲光明正大吃上燒烤了。


寧蘅輕咳一聲,指了一下在他身邊站著的傅綰說道:“太一神君親自授權。”


五人這才注意到站在寧蘅身邊的傅綰,一個非常可愛的小姑娘,正在用著一種莫名其妙的看大佬的目光看著他們。


“你就是玄微的親傳弟子?”有人遲疑問道。


傅綰想,玄微死了,自己是他弟子,既然修行了《太一寶錄》,那麽便也要負起些責任來。


於是,她點了點頭,白皙掌心之上忽然出現了一本安靜旋轉著的山河圖,帶著安靜強大的力量,在她的身後,也出現了本命靈植菩提樹的淡淡虛影。


不需要任何言語,她便證明了自己的身份。


不論修為如何,既然玄微已死,她是玄微的唯一弟子,也隻有她能坐上太一神君的位置。


畢竟她修煉的時間還不長,對於世事看得沒有他們這些修行已久的人看得透徹,所以將主持七皇會晤的權力交給寧蘅的舉動也情有可原。


隻是……


若是放寧蘅來主持七皇會晤,他們的決議是不是要徹底通過不了了?


但後來發生的事卻出乎諸天七皇們的預料。


在許久的沉默之後,還是握著巨大鐵劍的隱元神君率先開口:“我這裏有一本上次會晤還未完全商議通過的《論貓類靈獸的合法飼養》決議,諸位可以看一下。”


他俯身搬出了一大摞資料與草案。


寧蘅懶懶地靠在圓桌旁,想要如往常一般拒絕,他冷著聲開口:“不——”不行不可以我不同意。


但沒想到,他話還未說完,傅綰便開口了:“不什麽不?為什麽不?我覺得可以。”


她一聽到這決議的名字,就雙眼發亮,馬上看向了隱元神君說道:“隱元神君,展開說說。”


隱元神君瞥了一眼神情淡然的寧蘅道:“天樞君如何看。”


他原以為寧蘅會斷然拒絕的。


但寧蘅卻抬眼瞥了一眼傅綰,思考了片刻便點點頭說道:“可以。”


隱元神君:“?”你剛剛不是這麽說的。


傅綰:“!”你不要管他快點把你的決議展開說說。


所以,接下來的七皇會晤變得與往年都大不相同,甚至讓其餘五人覺得今天前來參加七皇會晤的寧蘅可能是個假人。


“《推動廣場舞在七大洲域的廣泛傳播》,這個決議如何?”


“不……”寧蘅才說了一個字。


“我覺得可以!”傅綰根本沒有注意到寧蘅在說什麽,馬上輕輕拍了一下桌子,激動說道。


寧蘅沉默了片刻:“可以。”


諸天七皇:“那個……《燒烤攤位的合法運營》……”


寧蘅:“不……”


傅綰:“哦我的老天啊這是一個多麽棒的決議。”


寧蘅:“好……”


七皇會晤就在這莫名其妙的氣氛之中結束了。


看著寧蘅與傅綰兩人離開,北鬥神君感慨道:“不愧是可以繼任太一神君位置的人啊……連天樞君都被她治得服服帖帖的。”


有人鬆了一口氣說道:“看來,以後每次的七皇會晤肯定比以前快樂了。”


當然,與寧蘅一道離開的傅綰沒有聽到他們說了些什麽。


她一手拉著寧蘅的袖子,扭過頭去問他:“你剛才幹嘛啥啥都說不?”


寧蘅挑眉,隨口說道:“習慣了。”


“你是不高興嗎,就這還能習慣?”傅綰簡直沒能相信自己的小耳朵。


寧蘅點了點頭說道:“以前覺得他們那些提議太過……麻煩。”


“那怎麽今日又說可以了?”傅綰與他並肩在雲海之下飛著,便忍不住扭頭問他。


寧蘅忽然停了下來,反身握緊了傅綰的手說道:“你覺得行,便可以。”





章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