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妍姿卻是不怕,“兄長走時說是給我留了人,暗中保護我。”


“那人呢?”羅姣霏問。


瞬間,她身側落了一名白衣女子,“在這裏,隻是覺得這些人實力太低微,不值得出手罷了。”


羅姣霏:“……”


然後她就看見這白衣女子一揮手,幾個黑衣人就全部倒退跌落了出去。他們這一回出來也是帶了人的,當即就有人衝過去將黑衣人全綁了起來。


羅姣霏:“……”


這,這就完事兒了?


白妍姿道:“莫怕,不過你這鞭子使得實在是不錯,一鞭就把那人抽暈了呢。”


羅姣霏心說不是啊,以前沒這麽強的,這恐怕還是鞭子的功效。這鎮國公賜了她鞭子,她今日拿鞭子保護……不,也沒保護,總之算是用上了?


還沒完,對方為什麽要攻擊他們,出了什麽事,這些都得問出來。不過目前還是先下山的好,出了這種事情,呆在山上總覺得怪不安全的。


一行人就這麽加快腳步下了山,到了城門口才發現城門戒嚴了,一問,“三皇子和六皇子謀朝竄位,妄圖逼宮,現已經被皇帝抓了。”


白妍姿和羅姣霏:“……”


別說他們兩個不懂,後來得到了消息的白雲潛也怪不懂的,“老三和老六腦子到底是怎麽長的,他們為什麽會認為自己能成功?”


靠做夢麽?


當今皇帝雖然談起來總有人說不如這個不如那個,但那是因為那一界出色的皇子太多,二是因為都是拿皇帝的短處同旁人的長處比,兩相一加,可不就顯得什麽都不行。但也不想想,當初裴靜深在外征戰,在內能穩得不出一點兒事,大皇子二皇子兩夥人都沒使出一點兒手段幹擾一下,可見其對朝堂和宮中的掌控有多強。


這樣的人,裴靜深大軍壓境反上一反還是有道理的,你三六兩位連朝臣支持都沒有的皇子,以為憑著幾個宮中守衛就行了?


腦殘吧!


果不其然吧,這還沒折騰呢,就被抓了。


白雲潛嘖了兩聲,“我覺得我能理解謝展亭了,滿身才氣正準備大幹一場,突然發現敵人已經沒了。”


雖然他並沒有把三皇子和六皇子當敵人吧!


太蠢了,不大配。


那邊正同北周交流的正經時刻,被三皇子和六皇子搞了這一出,皇帝都要氣炸了。當場就把三皇子和六皇子給圈了,連帶著對貴妃也是一陣數落,給降了位份,畢竟這是怎麽教兒子的。


也幸好皇帝講道理,知道這事跟貴妃沒什麽關係,不然不至於蠢成這樣,不然的話估計她連布嫻妃後塵的機會都不會有,直接就得賜死了。現在隻是位份降到了嬪,還沒進冷宮,已經是很好了。


造反可是大罪。


若非這都是皇子,哪僅止是圈禁,都得拉出去砍了。


不過三皇子和六皇子保下了命,那跟著他們一起造反的人就不一定了。總之這事鬧得極大,貴妃一下成了嬪位不說,更是徹底低調了下來,無事是連宮門都不出了,弄了個佛堂開始念經。


二皇子倒是沒受什麽牽連,甚至皇上還安撫了他幾句,讓他好好做事,不要想有的沒的。


倒是一直不聲不響的麗妃,這一下成了後宮之中位份最高的。皇帝便幹脆讓她代管後宮。


跟北周的談判還在繼續,等白雲潛和裴靜深回京的時候,這事已經談妥了,那邊出了大血,終於換回了他們的八皇子。


他們回京,周兆灤出京,也幸好是沒有撞見,不然估計又得折騰一翻。


他們這一回回來,正好趕上秋後收成的日子。各地種了土豆玉米和紅薯等新糧的地方都報上了產量。不能說所有的地產量都一樣,但大概是差不多的。伺候得精心些的多些,不夠精心或者地差些的少些。


但再少也是很高的產量了,皇帝看了甚是高興。


這還隻是最初,再有幾年全國推廣開了……正想著美事,那邊白雲潛又來報,有了稻穀和小麥的新品種。


這個雖然產量比不上土豆和紅薯吧,但比起以前也是翻了好多倍,這自然是喜上加喜。


皇帝當即下令,給裴靜深封了太子,白雲潛自然就成了太子妃。


史上第一個男太子妃。


封太子是有個冊封大典的,白雲潛穿了同款龍紋服站在裴靜深身邊,一起接受百官朝拜。


“這模樣,搞得好像成親似的。”他小聲道。


裴靜深道:“你若想的話,再成一次親又何防。”正好上次他不走心,隻當任務,白雲潛也不是這個白雲潛。


“還是算了,反正等回了修行界,肯定還要舉辦一回結契大典的。”


“聽你的。”


夜雪經過這麽長時間小世界裏麵的靈氣洗禮,這會兒也早就精力充沛了。他被酆無敵抱著,看著這一幕,生死可戀。


這還真成另一個主人了,這他以後還怎麽和白雲潛這個破鏡子作對。


白雲潛朝他這邊看了一眼,幹脆抓住了裴靜深的手。二人並肩而立,一起看著高台之下的百官叩首。


也看著,這盛世山河!





章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