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雲潛輕笑一聲,然後就將a-209丟給了那個桃花眼,“有因有果,他在此處為非作歹,你……”


桃花眼很有眼色道:“我手裏有一樣能預估地震和天氣的物品,便留在此界了。”


“不!”a-209很是不甘,“你怎麽可能把我交出來,你怎麽可能,不可能的,你怎麽……”


白雲潛嘖了一聲,示意桃花眼讓這貨閉嘴。這怎麽不可能,有個係統他也不是不喜歡,畢竟就跟你哪怕有再多的錢,人家再給你幾個億你會嫌多麽,當然不會。但要是這幾個億有毛病,那你肯定就幹脆利落的放棄了。


畢竟又不缺!


有了錦上添花一些,沒有依舊繁花似錦,差不離。


桃花眼收拾好a-209,便將他說的東西留了下來。看得出縱然是個投影,他也並不像a-209先前喊的那麽無能。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他輕易不能傷害此界居民,不然豈不同a-209無異?


也怪不得a-209遊說他留下它,畢竟隻要白雲潛硬要留,這人想要拿回去,也是要費一些功夫的。


這還是介於白雲潛隻是普通人的份上。


拿到a-209,桃花眼便準備走了,臨走還不忘跟酆無敵說:“我走了,小家夥。”


酆無敵咬牙切齒,“誰管你個騷包貨,一個大男人穿粉色西裝。”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衣冠禽獸,斯文敗類。”


最後,“你才不是人呢。”


白雲潛道:“他看出來你不是人了?”


“一見麵就說,還讓我安份點兒,不然是要被回收的。”酆無敵咬牙切齒,過後卻又突然得意起來,“不過他也沒什麽厲害的,看出來我又怎麽樣,還不是沒看出來你,把你當人呢。”


白雲潛道:“我現在本來就是人。”


“行吧,反正你就是器靈化形,他肯定也看不出來,畢竟等級肯定比那騷包高多了。”


看得出來酆無敵很不高興,畢竟當人是他的美好願望,這段時間也實現的瞞好的。誰知道一個不知道哪裏來的家夥,分分鍾給他拆穿了呢。


白雲潛則是接過了那個號稱能預估地震和天氣的東西,上麵有說明書,他拿起來看了看,操作還挺容易的。


就是在各地上空放上去一個小水滴,這水滴不是普通的水滴,而是能觀測用的。像是先前a-209到處留下來說要看別人在做什麽,用的也是這個。而且這東西環保節能不說,最主要的是好回收。


隻要主係統壞了,或者說從主係統那邊下達歇息指令,那些水滴便會化為真的水滴,融入雲中,或者幹脆在半空中尚未落下時,就已經被太陽給蒸發了。


當然,白雲潛主要關注的還是這東西能預估多久以內的。他首先關注的是地震,這東西提前幾秒察覺都比晚幾秒要強。隻可惜古代通信能力太弱……等等,這是一個月?


白雲潛抽了抽嘴角,很好,通信能力再弱這一回也都知道了。


而且最先的天氣他還以為是天氣預報,但如今一看,人家一連能看到五年以後的。而且不報晴雨,主要報的還是旱和水,例如五年內哪地是雨水頗豐還是水量過多容易引發水患,哪地要幹旱,這個旱是旱一年還是旱幾年。


裴靜深回來的時候白雲潛還在研究這個呢,越看越覺得是個好東西。要是早點得了,先前糟水災的那地或許也能避免。


不過現在也不晚,想想日後如果哪裏要地震了,提前一個月就知道了,快馬或者飛鴿通知下去,到時候大家提前都出來到空曠的地方呆著。這樣一來,也就震榻些屋子,雖然也有損失,但比起什麽都不知道自然要好上許多。


甚至在提前知曉的情況之下,就連糧食等別的東西都能搶救出來。


更別提提前知曉,朝中早有應對,恐怕這邊地震有可能還沒開始,那邊賑災的隊伍就來了,就等著幫助重建家園。


“看什麽呢,研究出來那周兆灤用的是什麽了?”裴靜深問。


“何止。”白雲潛道:“那係統被主人帶走了,換了個好東西。”他說著把手裏的東西給裴靜深看,尤其是這個說明書。


雙方的字自然是不一樣的,但白雲潛前麵已經翻譯過一次。裴靜深接過就能看,這一看自然也是跟白雲潛一樣,覺得這真是樣好東西。


“回頭便用上。”他道。


白雲潛點了點頭,問:“朝中商量得怎麽樣了。”


“若是想知道,以後這種不是早朝的時候,你可以自己來的,想來也沒有人會說什麽。”畢竟你把大皇子打了這事爆出來,都沒人提半個字。


更別提如果今天這玩意兒再拿出去,那夥朝臣更是對你心服口服得緊,你就是指著他們鼻子罵,估計也會看在你有才的份上忍了。


別說上朝三天打魚兩天曬網了,再加上現在又沒啥利益關係,不存在黨爭,不會有人上書參這事的。


“以後吧!”白雲潛說。


至於周兆灤這事,兩邊還要拉扯一陣。北周那邊自然不肯承認他們的皇子會潛入靜王府,反倒說詞是南梁這邊悄聲潛入使館把周兆灤給綁了然後鬧出這一出,不然如何解釋他們的八皇子為何要去靜王府。


白雲潛聽過以後一笑,“理由不是現成的麽。”


裴靜深也看向放在桌上的預估器。


這東西的價值,絕對值得一個北周皇子孤身來偷。


第112章


皇帝這幾日起床都想要看看天, 這今天的天色怎麽樣。畢竟這才不過幾日, 出的事兒實在是太多了。


但他如此小心謹慎, 今日一早還是被嚇了一跳,緊接著又是狂喜, “此物當真有此奇效?”


自是當真。


皇帝驚了, 朝中大臣們驚了, 二皇子也驚了, 他歎息一聲,“幸好本皇子及時看清局勢,不然這……”


他也爭不過啊!


但凡裴靜深或者白雲潛差一點兒,他還能爭上一爭。畢竟大家都是皇子, 又有什麽區別呢,曆史上也不是每任皇帝都是所有皇子中最強的, 他父皇就是最好的例子。但如今……這差得太多了。


滿朝文武除非極端自私又沒腦子想搞個從龍之功的, 這事兒一出,恐怕都不願意跟著他了。


明顯是裴靜深的希望更大, 哪怕他娶了個男妃, 現在還沒有要分開的意思。


甚至於二皇子覺得, 哪怕人家真不分開了, 搞個男後又兼鎮國公出來, 這夥朝臣也不會有什麽意見了。


畢竟娶皇後主要是為了嫡子,但真要說起來,古往今來,不是嫡子當了太子又稱帝的還少了?甚至如今就算沒有皇子, 靠過繼宗室的孩子,朝臣在巨大的利益麵前,也會讓了這一步。


畢竟這些都是為了朝中穩定,而一個能力超出一般皇帝太多的皇上,足以穩定朝中,有沒有孩子也就不重要了。


人家自己都不想著留皇位給兒子繼承,他們這些朝臣又能說什麽呢。


更何況就靜王這樣的……也沒誰敢送女兒進宮走這層關係。更別說宗室了,自己的子孫後輩有可能被過繼去當太子,他們高興還來不及呢。


而也果然如此,朝中已經有人開始提起立太子的事情了。沒有徹底辦成,還是因為最近還在折騰著周兆灤的事情。


畢竟這件事情也是大功一樁,據說北周那邊皇帝現在很重視周兆灤這位八皇子,那麽要將人換回去,自然得拿出不少的好處來。


等這功勞一出,立太子可謂是順理成章。


二皇子去跟貴妃見了一麵,雙方都有那麽些不知道該怎麽說這事兒。操勞這麽些年,到頭來告訴他們根本都是妄想。


關鍵這還不是別人說的,他們 自己也看不到希望。


“唉,起碼你還在外麵。”


貴妃心不塞麽,當然塞,但她也隻能這般安慰自己了,“比起大皇子,咱們好歹沒被圈著。”


娘家雖然也就那樣了,但她娘家一直也沒啥出息,不比嫻妃,自己進了冷宮,娘家也被抄了家。


這人啊,幸福就是靠比出來的。


比不過裴靜深白雲潛,起碼比起另一股爭皇位的大皇子一派,他們還是很不錯的。


六皇子正要進來,聽到他們又在說這些,立即就又掉頭走了。好什麽好,那可是皇位,能爭為什麽不爭。


母妃和二哥就是太慫了些,怕什麽!


當然如今最慘的還要數周兆灤,他瘋狂的要求說要見白雲潛,但鎮國公哪裏是他想見就能見的。


“沒了係統,放他回去想來也沒什麽,再掀不起什麽戰爭來了。”


裴靜深道:“北周皇帝不傻,南梁隻要挨到今年秋日,便是兵強馬壯,糧食豐收。”而北周,那一年的戰爭對他們的損傷也是不少,不然為何會突然求和。


一但南梁淒慘,他們肯定要衝上來再咬一口,但現在他們強,對方就絕對不敢。


甚至為了那能預防地震和能看到未來五年內雨水幹旱的東西,他們甚至會願意給南梁一些好處的。


不過這事兒也不是一時半會兒能辦成的。


首先要到處放置那水滴狀的裝置,而且還要準上幾年,讓那邊看到效果。別說這個,就連周兆灤的事情,都不知道要商討幾個月呢。


這些都有專門的人員來處理,白雲潛不必管,他便多跑了幾趟白妍姿那裏。因為婚禮準備至少也要明年才能辦,所以三書六禮走得也不算快。不過到底是未婚夫妻,同雲少軒那邊再有交流,也沒人能說些什麽。


見他們相處愉快,能說到一起去,白雲潛也算是放心了。


趁著最近沒事,他便帶著裴靜深又出了京。


這一回不是為了玩兒,而是有正事在。為了把能檢測到天氣和地震的東西放置,一樣放空中,一樣放地底。


雖說簡單的很,往那一站一發射就成,但人還是要到的,所以白雲潛和裴靜深就出京了。因為是出來辦事的,所以他們這一回不像上回,又是玩又是逛的,而是到了地方放下去,就趕去下一個地方。


白雲潛拿著地圖來看,規劃了路線,又道:“最後一個地方是這裏,等放完了咱們就近可以去玩玩。”


“嗯。”


裴靜深自然沒有不應的。


與此同時,京城。


六皇子跟三皇子湊在一起,正忙著造反大業,“裴靜深和白雲潛都不是好相與的,他們上了位還能有咱們的好。”


三皇子道:“我倒是沒什麽,你好像得罪過人家。”


六皇子冷哼一聲,“不用你說,趁著這次這個機會,趁著他還沒當上太子,咱們必須得動手了。”


不然就晚了。


他們手裏的人不多,但正巧三皇子的外家負責守衛宮中,能在這事上使上力。貴妃娘家雖不成器,但也稍稍有點兒能量,堪堪能找到一個搭上邊的,負責幫他們打掩護。


隻要到時候逼宮成功,他就是皇帝了。


六皇子想。


到時候成功了先斬了你,要不是需要你那外家的幫忙,誰會搭理你。皇位還給你呢,想得美,三皇子如此想。


兩人又商量了一翻,一致覺得還不夠,六皇子覺得白雲潛和裴靜深最好都死在外麵。三皇子則隻想讓裴靜深死,至於白雲潛,他已經派了人去抓白妍姿,隻要他妹妹在自己手裏,還愁他不聽話?


白妍姿今日又出門了,這一回她不是一個人,而是跟羅姣霏一起。還是上香,這會兒正剛從山上要下來,走到半山腰了。


突然之間,前麵跳出來幾個黑衣人,一看就是來者不善。羅姣霏反應極快的將白妍姿往身後一拉,抽出鞭子,“何方小輩,在此攔路。”


對方卻不開口,直接衝了過來。羅姣霏當即一鞭子抽了過去,用的就是白雲潛先前給她的那個,開了傷人的那個開關,這一鞭子抽過去,來人頓時皮開肉綻,看著甚是可怖。


但其他黑衣人跟看不見似的,又衝了過來。


“你先走。”羅姣霏道。





章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