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暑假,珠珠文琮和瑞兒還是出門遊曆了。


賀文璋和於寒舟不帶隊,讓長公主府上 的幾個孩子和太子府上的孩子們,感到十分遺憾。他們兩次遊曆,感覺都很棒,於是兩邊府上合計一番,整裝帶隊,帶孩子們出門遊曆了。


出門之前,還跟忠勇侯府打了個招呼,問珠珠等人去不去?


去!當然去了!


於寒舟和陸雪蓉給三個孩子打包,高高興興將三個孩子送出門。


兩人跟侯夫人一塊兒,偶爾邀請長公主來府上,或者太子妃來府上,或者是其他交好的人家,打麻將度日。


直到兩個月後孩子們回來。


“玩得怎麽樣?”於寒舟問珠珠。


珠珠一臉興奮地道:“好玩!”


不說別的,至少不會出現八個孩子擠一車,還沒有冰盆的情況。


於寒舟聽女兒說體驗很好,便慈愛地笑了:“那就好。”


暑假過後,珠珠就要開學了。


新學期有了新的先生,加了新的課時,講的正是於寒舟編寫的那本《雜學》。


珠珠拿到教材後,忍不住便笑了,跟好朋友說:“這是我母親著的。”


“什麽?!”


結果,很快孩子們都知道了,《雜學》的作者是於寒舟。


“你母親怎麽這樣厲害啊?”眾人忍不住道。


可以這麽說,珠珠的母親,在孩子們當中是最有辨識度的。特別會疼人,會劍術打山匪,如今還編著了書?簡直太厲害了!


珠珠笑得很含蓄:“還好啦。”


反正她母親就是厲害!是天底下最厲害的母親!


也有人心生嫉妒,會說些帶刺的話,比如刺她沒有弟弟。這時瑞兒就會站出來,堵了對方的路,冷傲地說:“說賀珍珍沒有弟弟?你當我是死的?”


“可你不是親弟弟。”對方小聲說,“你和賀珍珍是隔房的。”


瑞兒便甩一甩拳頭,冷笑道:“我這個隔房的弟弟,比你的親兄弟們加起來都厲害!”


他約了對 方的親兄弟們,到一處比試。比文,比武,然後碾壓對方。昂著下巴,傲然離去。


如此幾回後,再也沒有人說珠珠沒弟弟。


男孩子們私下裏打架,根本瞞不住,很快傳入了安家人的耳中,也被長公主府上太子府上的小夥伴們知道了。


女孩子們對珠珠說:“我弟弟就是你弟弟!”


而於寒舟生了珠珠十年後,始終沒有再孕,侯夫人已經放棄了。


對她還是如常,甚至更心疼些。她總覺得,大兒媳懷不上孩子,都是賀文璋的問題。還想再找常大夫看一看,可惜常大夫雲遊天下,根本沒有消息。雖然遺憾,但也認命。


於寒舟有時出門做客,也會遇到不好相與的,刺她一兩句。


她總是笑著說:“是的,你說得對,我沒你有福氣,嫡子一堆,庶子一群,人丁興旺,您真有福氣!”


次年,暑假一到,於寒舟就把珠珠丟出去了。


孩子們顯然覺得皇室旅行團更舒服,馬車豪華,出行用度精細講究,而且不用自己洗衣服襪子,爽翻了!


別說於寒舟不再帶隊。就算她帶隊,也不會要她帶了。


珠珠倒是想跟著於寒舟,但是於寒舟不帶隊,她也很高興,快快樂樂地跟小夥伴們豪華旅行了。


於寒舟則跟賀文璋一人一匹馬,乘著朝霞出了京城,將偌大輝煌的城池逐漸甩在身後。


孩子長大了,終於不用他們再時時刻刻放在心上了。


三十歲這一年,他們可以痛痛快快,自由自在,完全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去遊曆。


比計劃中的還要早了三四年。


看夕陽,攀山岩,渡江河,穿峽穀……


馬蹄聲聲,塵埃卷起。不論前往何處,他們總是在一起。


《全文完》





章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