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多月後,九王府舉辦滿月宴,因馮氏生的是雙胎,需坐雙月子,九王爺突發奇想,滿月宴用流水席,熱鬧三天。


這京城的官員都是有眼力勁兒呢,這麽一瞧,都想和九王爺拉進關係。第一天請的豪門勳貴,第二日請的是四品以上官員,第三日請的四品以下七品以上官員,能來的、不能來的全來了,可見九王爺對著嫡子有多看重。


應酬期間,嫡子蕭景燁被九王爺抱在懷中,滿麵笑容。


第一日流水席,梧桐站在院內,接待招呼京城的小姐夫人們,瞥眼望去,看見呆滯傻愣的九王爺,非常無語,有了嫡子後,九王爺仿佛換了一個人,說好的寵女兒呢,如今是個兒控了。梧桐歎息,暗道:也不怪九王爺如此,年過不惑之年才得這一子,不寶貝才不正常呢。


她猛地一轉身,頓時覺得頭昏眼花,天旋地轉,直至向後倒去,在落地前,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耳邊傳來聞晏著急的聲音:“桐兒,桐兒,你怎麽了,你醒醒。”


再後來梧桐聽不見了,她完全昏過去了。


眾人頓覺心驚,這鎮國公夫人怎麽突然昏厥了。


喜鵲和飛鸞忙圍上來,口內喊著夫人,五內俱焚。她家夫人身子骨一向好,能吃能睡,今兒怎麽突然昏倒了,恰巧國公爺回來。


心裏指不定如何想她們偷奸耍滑呢。他們來不及多想這些,心裏隻想著梧桐,好好地怎麽突然混到。


飛鸞想起聞晏的醫術,急聲提醒:“國公爺,你醫術精湛,快給夫人瞧瞧。”


一時情急,聞晏竟忘了會醫術的事,這才想起自己會醫術,忙抓起梧桐的手腕,細細把脈,臉上不自覺露出驚喜的笑容,喃喃自語道:“我這是要做爹了,我終於有女兒了?”


他先是不敢置信,又把了一會脈搏。不足一月,是那三天懷上的。抱起梧桐,朝梧桐居住的院子走去,一麵走一麵吩咐喜鵲和飛鸞,好好招呼客人,夫人累著了,需要休息。


喜鵲和梧桐這才知道梧桐不是生病,是懷孕,日夜操勞九王府的事,累著才會昏厥。聞此言,兩人再不讓梧桐操勞,歡歡喜喜招呼客人。


眾人驚醒,等聞晏抱著梧桐離開,這才回想起聞晏的話,終於有,有女兒了?別家千盼萬盼希望有個男丁,他倒好,一心想要女孩兒。定是不想讓國公夫人有壓力。


這樣一想眾人又釋懷了。


同時喟歎白家大小姐的命忒好些,嫁給鎮國公這樣的才俊,被當閨女兒一樣寵著,許諾她一生一世一雙人,如今懷孕,更被捧在手心裏,她們羨慕不來。


想當初聞晏斷腿,滿京城誰家的閨女不遠著,生怕國公府上門提親,自家閨女被糟踐,也隻有白家大小姐,事事想著聞晏,還設法治好了聞晏的腿,才有如今的善緣。


現在看來,有些事是命中注定,強求不來。


梧桐在九王府的滿月宴上昏倒,隨後查出有身孕的事情,很快傳入皇宮,皇後立刻派身邊的嬤嬤來,替九王妃照管一二,不能讓梧桐勞心勞累。


沁心閣,梧桐躺在床上,悠然轉醒看見聞晏陪在她身邊,粲然一笑:“聞晏哥哥什麽時候回來的。”


她早接到消息,聞晏哥哥這幾日就到京城,沒想到是今日,好巧不巧的她還昏倒了。想起喜鵲和飛鸞,擔憂問:“你沒為難喜鵲和飛鸞吧。”


“你有身孕了。”聞晏答非所問,坐在床邊,笑盈盈的目光中飽含深情,抓住梧桐的手親了親,輕聲說。


梧桐聽了這話,手摸向腹部,滿臉驚喜,過了好半晌才說:“真的嗎,我有身孕了,聞晏哥哥不騙我?”


聞晏的手蓋向腹部的小手,笑出聲:“當然是真的,我們要有女兒了?”


梧桐抬眸瞪著聞晏:“聞晏哥哥討厭兒子?”


聞晏怕梧桐生氣,忙解釋道:“當然不是,我就是想著,表哥,霜兒和五皇子他們,生的都是兒子。我就想換個樣,才顯得我閨女寶貝不是?這次生女兒,像你一樣溫柔漂亮,咱們下次再生個兒子吧,好不好?”


這話聽著像懇求梧桐。


梧桐鬧了個大紅臉,嬌嗔道:“生男生女是我能決定的?母親生了個女孩兒,你要是喜歡,可以抱抱去。”九王爺貌似不喜歡女孩兒,隻稀罕兒子。


聞晏撇撇嘴:“那是我妹子,能跟我閨女比,再說了,妹子再好,是別人家的閨女,姓簫,跟我沒一個銅板的關係。”


雖然這樣說,想起那嬌軟的一塊肉,他心裏軟的一塌糊塗,卻也覺得不如自家閨女好。


“要是男孩兒該如何?”梧桐抿唇追問,臉上臉上幾分俏皮。


“要是男孩兒,我就打爛他的屁股。”聞晏撫摸著梧桐的肚子,半開玩笑地說。心裏乞求:這胎是個閨女吧,嬌嬌軟軟的,一定可愛。


梧桐疾言厲色道:“不準你打他。”


“好好好,不打,不打,若是是個男孩,咱們下一胎再生個閨女,好不好?”聞晏輕聲誘哄道。


“不好。”梧桐嬌聲道。


白秋靈站在門外,想敲門,聽見聞晏和梧桐的對話,愣神片刻,麵露悲戚,淚水頃刻間掉落,她擦拭一下轉身走了,瘦弱的背影有些蒼涼。


若當時聽父親的話,不嫁給周棟,她會這麽累嗎。整日和婆婆鬥,和小妾鬥,她得到了什麽,沒有丈夫的寵愛,沒有婆婆的關切,沒有孩子傍身,在偌大的後院中,身心疲憊,精神萎靡,惶惶不可終日,這就是她想要了嗎。


和大姐姐比起來,她們一個天,一個地,一個是那天上的雲,一個是那地上的泥。





章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