芮伯還在對雲祥罵罵咧咧,雲祥隻好垂著頭,拉著靜琬的袖子將她往馬車那邊領。


“二小姐,我買來的雞脯和雞翅您還要吃啊?”


“當然要了!你不準偷吃!”


“可是您都吃了這東西,還吃得下?”


“我又不覺得飽。”靜琬揚起臉,問道,“這個叫什麽,我沒見過。”


“這是酥油鮑螺。您想吃的話,下回我給您帶回來。”


“好……”


她跟著芮伯和雲祥回到了巷子邊,又坐上了馬車。鈴聲清脆響起,車子緩緩地經過夜市,往原路返回。


手裏的酥油鮑螺已經吃完了,齒頰留香,餘味十足。


她推開窗戶,往夜市方向再度望去。


垂柳依依,燈火閃爍,人群依舊熱鬧,但那個男孩的身影早已消失。


*


冷僻的小巷子裏,一大一小兩人慢慢走著。


前麵的中年人麵容瘦削,時不時回過頭盯著身後的男孩,嗬斥道:“哪裏來的錢買這吃的?莫不是手腳不幹淨,偷了庫房的錢?還是拿宮裏的東西跟人換來的?”


男孩依舊低著頭,垂著眼睫,默默地跟在後麵。


中年人見他不吭聲,冷冷道:“不要貪圖小利,以後跟著我回紫禁城,隻要你能巴結主子,什麽好吃的好玩的沒有?要是你目光短淺,被這一點小東西就迷了眼,那可就枉費我一番心血了,懂嗎?!”


男孩還是沉默。


“我說你是真聽不懂官話,還是裝的啊?!”中年人惱火起來,一把掐住他的手臂,狠狠擰了一把。


他痛得瞳孔都收縮起來,卻沒有叫,也沒有哭。


“算你小子吃硬!夠狠!”中年人又打了他一巴掌,鬆開手,繼續往前走。


黯淡的光影下,街巷幽長延伸,遠處不可辨,如同永無盡頭的黃泉路。


他始終跟隨中年人的腳步,隻是偶爾抬起眼,濡濕的眸子裏,隱隱顯出寒意。


在無人留意的時候,他抬起手,抿了食指一下。


指尖還存留著濃濃的甜香。


……


江懷越忙到很晚,才脫下外衣睡到床上,卻聽到相思在笑。


“相思?”他伏在她肩膀上,想問她怎麽還沒睡著,卻發現她其實是閉著眼睛熟睡的狀態。


於是這才明白,她在做夢。


做夢還笑著,想必是夢到了愉快的事情。


他笑了一下,靜靜躺在了她身旁。


也許隻有她這樣的人,才會在曆經坎坷的人生裏,還能在夢中微笑。


※※※※※※※※※※※※※※※※※※※※





章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