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將們沉思,有這樣的火炮真的還需要他們來領兵打仗嗎?站在城門上轟幾炮不就可以了?


為此,幾位武將還約沈陵喝酒,武將們都是直白的性子,沈陵也理解他們的擔憂,說道:“怎麽可能無用武之地,幾位將軍都是從戰場上廝殺過的,比下官更了解戰爭的殘酷。兵器總歸是死的,怎麽用完全靠人,兵器永遠是輔助,有了兵器不過是更好地打勝仗。有劍時,就要好好學用劍,有槍時,要好好學刷槍。如今火炮更方便,就要好好學怎麽用這個火炮,術業有專攻,行兵打仗亦有自己的一套,我們文官說白了是要打理朝政的,武將保衛國家,一裏一外,形成一個圈,沒有你們護衛,不以成國,沒有我們打理,不以治國.......”


當天沈陵被幾位熱情的將軍灌得爛醉,下回見著他們約酒,都是繞道走的。


新型火炮立即加緊生產,造出一批,便由聖上親兵送往戰場,聖上對這批火炮尤為謹慎,若是這般利器落入敵軍手中,後果不堪設想。


這兩年不僅是內陸不太平,海上亦是不平靜,西班牙在琉球第三次扣押了我朝商人的貨物,商人們集結起來向朝廷上書,請求聖上討伐番人,追回他們的貨物。


朝中又是一陣商討,但如今有了新型的火炮,朝中主和的聲音少了,而且西班牙這簡直就是斷他們的財路!


朝廷一年在海外貿易商掙多少錢,年年都在增長,快要有國內稅賦的一半了,官員們也是得到不少好處的。


幾乎沒有多久,聖上就決定收複琉球,海外貿易興起之後就發現,這一塊地方實在太重要了,這裏和港島形成了東南沿海的重要關口,門戶竟然被番人占領。


打仗容易,但是打海戰不容易,北方的戰士很容易暈船,也基本上沒有會打海戰的將領。


沈陵這段時日頻繁出入宮中,聖上暫定了吳將軍,吳將軍是南方人,善水。


聖上打算再找一個配合吳將軍的,並非需要作戰,而是細心一點,能照顧到軍隊打仗以外的,從羅刹這場戰爭當中,聖上也發現了,將領行軍打仗可以,但太細的事情他們做不好。


沈陵能感受到聖上對他的一點點想法,幾位大人亦是同他說,聖上極有可能派他協助吳將軍。


這個消息傳出來,家裏麵幾乎日日朝著他哭,方氏不用說,她就這麽一個兒子,上戰場是多危險的事情啊!


文以苓明知道朝堂之事身不由己,仍是抱有一絲希望:“夫君,咱們能不能找個理由回絕了?突然生病怎麽樣?”


沈陵好笑之餘亦有些愧疚,他忙碌的時候幾乎顧不上家,幸虧兩個兒子都大了,不用他怎麽管教了,道:“阿苓,這是欺君之罪。”


文以苓哽咽道:“一定要去嗎?”


沈陵堅定地點點頭:“阿苓,我不想做逃兵。收複琉球,也是我一直想做的事情。你放心,我會平安歸來的,打仗的事情是吳將軍做的,我不會打仗。阿苓,你沒看到過我們的新型火炮,我來和你說說......”


沈陵說再多,也緩解不了家裏人的擔憂。聖旨下來後,事情成了定局,家裏的平安符一茬一茬地求回來。


沈世沐收到消息,考完院試沒有等放榜就開始往京城趕,一直到沈陵出發前,沈世沐正好趕到京城。


沈世沐幾乎不敢相信他爹居然要去打仗,他爹是文官啊!


沈陵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這有什麽不可相信的。沈世沐,下麵爹爹要嚴肅和你說一件事情。”


沈陵收斂了笑意:“我去之後,你就是一家之主了,爺爺奶奶年紀大,你娘是女眷,弟弟還年幼,你得擔負起家裏的責任知道嗎?”


沈世沐眼眶微紅,用力點點頭:“爹,你得回來啊......”


“你放心,爹爹一定會平安回來的。”


出發之前,邊境傳來好消息,新型炮火第一次上陣就殲滅了羅刹大半軍隊,蒙古當場投降,羅刹的首領被擒住。


關於戰後如何對羅刹蒙古,沈陵走之前留下幾句話,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他們之前想要我們割地,我們讓他們割地給我們,他們要我們三百萬兩因子,我們也要三百萬兩銀子,不然就打過去。


可惜他要奔赴南邊的戰場,不然沈陵還真想和羅刹談判。


沈陵同吳將軍帶領五萬人馬,坐船南下,船隻配備了新型火炮,在船上沈陵對火炮手進行培訓,快速加彈藥,調整射向,在戰場上每分秒秒都是性命。


他不參與戰略安排,吳將軍很滿意,作為武將,最怕文官和他們唧唧歪歪,所以兩個人相處下來還算合拍,吳將軍負責戰略,沈陵負責後勤。


一個月後,他們的海船抵達福州一帶,有三萬人馬是從福州調集的,到了福州還不能立即打,趕了一個月的路,需要修養,其次軍隊需要操練磨合。


西班牙人自是收到了消息,海麵上時不時有海船在巡邏,似是想探測一下他們的軍隊實力。


他們慢悠悠不著急,西班牙人倒是先來挑釁了,扣押了他們的漁夫,吳將軍準備給他們點顏色悄悄,立即出了兩艘艦船,轟了兩炮兩隻船當場炸毀。


別說西班牙人驚呆了,吳將軍都被這火炮的威力驚呆了!隔這麽遠威力還這麽大,那還怕什麽啊!


沈陵解說道:“這個火炮可以連發五彈,所以提高了射中率,炮兵們需要提高射中率,當然可以這次操練一下。”


沈陵這些日子也沒閑著,打聽一下島上的情況,島上大概隻有幾千個西班牙人,不過西班牙的船隻的確是挺先進的,沈陵想著戰事結束後,搞一艘來研究一下。


了解情況之後,沈陵就沒有後顧之憂,甚至覺得帶五萬軍隊有些浪費了,所以第一次交戰,吳將軍隻出了一萬親兵。


西班牙的船根本近不了他們,就被炮火給轟了。


沈陵能想象清朝被轟開國門的慘烈,大抵也是如此。


他們乘勝追擊,一舉殺到島上,西班牙人逃都來不及,隻能投降。


吳將軍意猶未盡道:“這是老子打得最沒成就感的仗,還沒怎麽打,就他媽結束了!”


沈陵哭笑不得,這場戰爭基本上沒有傷亡,沒怎麽費力就登上了琉球,他們先把琉球島上的西班牙人都給關押起來,帶回福州,島上還有不少原住民,對朝廷的到來非常激動。


琉球島朝廷肯定會重視起來了,這邊做一個對外窗口非常不錯,船隊停靠休息,像一個中轉站。


沈陵接連書信回京,這一場戰打得比預計簡單多了,兩個月不到,就結束了,關於西班牙人如何處置,還需要看聖上。


對西班牙肯定沒辦法對羅刹這樣了,羅刹就在邊上,比較好威脅,西班牙太遠了,估計派到這邊的也不是什麽重要人物,殺了都不會可惜的。


所以沈陵也在想怎麽才能利益最大化,他撿了幾艘西班牙的無敵艦船,不得不說西班牙的造船技術確實高,西班牙出海更多,更懂得什麽的船更適合海上航行,沈陵打算帶回去研究研究。


他們在福州等了京城的來信,聖上命吳將軍在琉球島上待命,沈陵押送西班牙的幾個頭頭回京。


在路上,沈陵和西班牙人倒是聊了起來,他會英語,西班牙人和英國打交道還挺多的,自然也會英語。


他打探了一下歐洲如今的情況,如今歐洲地理大發現已經完成了,看來美洲已經被發現了,西班牙和英國的摩擦不斷,不斷爭奪海上霸主的位置。


海船行駛到渤海,下了碼頭,就換馬車了,聖上特地派了皇子來接他,沈陵有些受寵若驚。


沈陵關心和羅刹的談判,他們去之間剛打完仗,他去了三個月,羅刹的使者上月抵達了京城。


沈陵回京受到了熱烈的迎接,他稍作休整立即進宮麵聖,一連打了兩場勝仗,聖上正是春風得意之時,人瞧著都似年輕了。


“孝原,不是讓你好好休息休息再來嗎?你辛苦了,這兩場勝仗,你功不可沒。”


沈陵道:“謝皇上厚愛,臣想快點向皇上報告情況,關係到天下,臣不敢耽擱。”


聖上舒心地歎了口氣,沈孝原這一點就讓做君主的很是喜歡。


沈陵匯報了一下琉球島的情況,以及目前從西班牙人口中得知的消息,聖上對於西班牙不太在意,隻在意琉球有沒有收複。


沈陵卻極其在意歐洲那邊,歐洲必定要建立聯係,若是工業革命還是發生在歐洲,他希望中國也能搭上這班列車。


話題轉回羅刹,如今還在同羅刹談判,羅刹不同意三百萬兩的賠償,割地也不願意割這麽多。


沈陵笑得一連溫和:“皇上,我朝又不是打不過去,打過去便不是這麽點地方了。”


沈陵思考者從俄羅斯進入歐洲的可能性,好似更近一些?


聖上頓悟,命他加入談判團隊,賞賜了一番,放他出宮了。


沈陵加入談判團後,不僅抬高了價格,還增加了土地,幾乎是把俄羅斯在亞洲這一塊地方分了一半。


宋奇問道:“這能成嗎?”


沈陵知道討價還價的心裏,300塊的東西總有人想要還到100塊,那既然這樣不如提高到500,我讓你還到300。


沈陵不動聲色地安排了一場軍事演習,請俄羅斯使者觀摩了一下他們的炮兵演習,那炮火猛地砸下一座山頭,羅刹使者臉色都變了。


沈陵還笑眯眯地問道:“羅刹國國王想必未見過此等厲害的武器,有些可惜,不若我朝將士去羅刹國都演習一番如何?”


使者嚇得膽子都要破了,這,這是要攻打國都?!立即書信一封回去,同意,他們同意三百萬兩銀子!


滿朝文武皆嘩然,三百萬兩銀子!這簡直不可思議。


第一筆戰爭財被載入了曆史,這個條約被成為蒙古條約,成為第一個平等條約。戰爭不再是燒錢的象征,聖上想複製羅刹的成功,用在西班牙上麵。


沈陵表示不太可能,西班牙和羅刹的情況完全不一樣。沈陵倒是希望和西班牙談判,通商,並且不許征收關稅。


這些西班牙人用處不大,但是可以帶他們開辟去歐洲的航線。


“沈侍郎接旨!傳聖上旨意,工部侍郎沈陵,衛國有功......為戶部尚書!入中樞院,欽此!”


“臣遵旨!”


沈陵捏著聖旨,望著青天白日,從建業縣的小巷子裏走到這四九城的中心,他用了三十六年,他不僅護住了國土,還開拓了疆域,曾經覺得一個秀才就能滿足,而如今他妄想著更遠的星辰大海。


也許,一切都是從一小步開始的。而未來,有更多的可能。


(正文完結)





章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