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還有一件事……”方傑說著,語氣裏帶著幾分猶豫和糾結,半晌後又弱弱地開口道:“謝總好像上熱搜了……”


話音剛落,秦婉的眉頭一蹙,立即地放下了手中的鋼筆,向方傑伸手道:“給我看。”


方傑不敢怠慢,動作迅速地在平板上打開了微博,又點開了熱搜榜。


秦婉接過了平板,粗粗掃了一眼熱搜,便是想也不想地就點開了那條#神仙側顏#的話題。


方傑本想提醒一句的,可當看到自家秦總精確無誤地點開熱搜之後,便是把要提醒的話給重新咽回到了肚子裏。


雖然謝淮的那張臉的確是帥氣,就連他一個男人都會時常為此而感到驚歎,但秦總又是怎麽能確保,那條熱搜指的就是謝淮的呢?


方傑忍不住吐槽道:這到底是秦總對自己太自信,還是對謝淮太自信了?


事實上,這也並不難猜出。


謝淮本就不是個混娛樂圈的人,而他作為一個普通民眾,在短時間內獲得大量關注,無非就是因為兩點:一、臉長得好看,二、臉長得好看還有錢。


點開熱搜的那一刻,一張動圖的點讚量高居第一。


畫麵裏正是她熟悉的那張臉,男人戴著黑色的鴨舌帽,輪廓分明的側臉被暴露在了鏡頭底下,一眼就能知道是有多麽絕代風華。


很明顯,這是在直播的時候,鏡頭無意間掃進去的,卻不知被哪個網友截了下來傳到了網上,隨後又被大量瘋轉。


臉上的表情不免冷了些,秦婉點開了評論,果然底下都是一片‘虎狼之詞’,惹得秦婉不禁皺了皺眉頭……


網友a:絕了絕了!這個側臉要殺我啊!太帥了吧!


網友b:麻麻!我懷上了他的孩子!


網友c:臥槽!這顏值怕不是哪位出道的明星吧?有人科普一下嗎?


辦公室裏的氣氛頓時變得冷了些許,方傑默默地站在一旁,看著秦婉不斷陰沉的臉色,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五分鍾之後,謝淮的身份還真被扒了出來,雖然沒有照片,也沒有真實姓名,但光是一個‘程風遊戲公司老板’的身份,就讓底下一群網友又開始雞叫了起來,頓時就換口叫了‘老公’,不帶一絲含蓄的。


明知道這不過是網友們的口嗨,明知道那些充滿著曖.昧和調戲的話也不過是簡單的玩笑,但不知為何,心裏暗暗的不爽還是讓她莫名煩躁。


就像是自己珍藏的寶物被突然放在了眾人的眼裏,肆意覬覦和窺探。


“把熱搜給撤了,照片和動圖都也刪了,我不想再在網上看見。”秦婉說著,將平板重新遞了回去,話語中帶著濃濃的寒意,讓人膽戰心驚。


“秦總不需要公開嗎?”方傑試探性地一問。


秦婉聽此,沉默了一會兒,還是出口道:“不用。”


在她的心裏,談戀愛一直都是兩個人的事情,她當然不介意向周圍的人宣誓主權,更不介意告訴所有人她們兩人的關係,但這也並不代表,要把自己的戀情曝露在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任人評頭論足。


她不是明星,謝淮更不是,他們之間也不需要任何的炒作來吸引眼球,公開對於他們來說,百害而無一利。


如果說是秀恩愛的話,那也大可不必,畢竟恩愛不是秀出來的。再說了,她還是不喜歡自家弟弟被那麽多女人yy。


那張臉,果然還是太招人了些。


想到這裏,秦婉又忍不住輕笑了一聲。


方傑瞥了一眼自家秦總,像是突然明白了什麽,牙齒一酸,緊接著便默默地退出了辦公室。


十分鍾後,熱搜被撤,而微博上有關謝淮的畫麵無一被刪,剩下就隻留純文字的微博還有幸存。


這一出把網友們都給整懵了,頓時明白了人家大佬喜歡低調,於是網友們又開始紛紛感歎所謂‘金錢的能力’。


而在茫茫的感慨之中,有人似乎是發現了什麽,將當初秦婉和謝淮被偷拍的照片翻了出來,說是照片裏的男人和動圖裏的那位極為神似,懷疑就是同一位。然而這種微博發出不過幾分鍾就被刪地一幹二淨,絲毫沒有濺起半點水花。


那頭,剛知道自己上熱搜的男人正準備花錢解決,卻不料還沒等他出手,網上便已經沒了他的畫麵,幹淨到隻有清一色的文字。


是誰的手筆一目了然,見此,男人眼底閃過一絲笑意,原本要撥電話的手指卻是點開了微信,打字道——


謝淮:賽事很成功,要不要一起慶祝一下?


半晌後,那頭的女人回道:怎麽慶祝?


謝淮:請你喝酒。


秦婉:在哪兒?


謝淮:moon酒吧。


.


晚上七點半,秦婉出現在了moon酒吧的門口。


因為是聖誕節,一路過來,街上都充斥著濃濃的節日氣息。


暖黃色的燈光將原本喧鬧的城市稱地溫柔了許多,不少店鋪都換上了聖誕節的裝飾,偶爾還會有裝扮成聖誕老人的店員在街道上發傳單,而馬路兩邊纏繞在樹上的燈光帶也使得節日的氛圍更加濃厚。


半路的時候,天空突然飄下了小雪,街道的人群爆發出一陣驚喜,所有人見此,臉上都沾滿了喜悅的光芒。


秦婉對雪並沒有什麽特殊的感情,但不知為何,此時見到雪的那一刻,卻是下意識地想要和謝淮分享。


……初雪來的剛剛好。


下車的時候,原本應該熱鬧的酒吧卻顯得有點冷清,唯有一個服務員站在了門口。


燈牌亮著,門口還豎著兩個偌大的聖誕樹,掛上了禮物和燈帶,閃著五顏六色的光芒,透著淡淡的溫馨,難以想象這竟然是酒吧的入口。


心下不免覺得有些疑惑,幾秒後突然反應了過來,嘴角忍不住勾了勾,抬步往酒吧內走去。


酒吧沒有打烊,卻隻有她一個顧客,像是隻為了她而營業。


進門的那一刻,店內曖.昧的燈光都被換成了淡淡的暖色,偌大的空間裏,秦婉一眼便看見了站在吧台處的那個男人。


耳邊回蕩著的是一首中文歌,一改當初的風格,在此時此刻,卻讓秦婉有些愣神。


寂靜的店內,燈火通明,唯有男人背對著她站在那個熟悉的位置上,穿著熟悉的衣服,一如初遇時那樣,牽動著她的心。


眼中的笑意更甚,秦婉繼續抬步走向了吧台……


一切的一切,仿佛倒回到了半年前,倒回到了那個並不算熱的初夏。


女人坐在了男人身前的椅子上,手指微曲,在吧台上輕點了兩下。


和記憶中那樣,男人轉身看了過來,然而這一次的眼睛裏,卻沒了當時的寒冷和死寂,是帶著暖光的笑意,一樣讓人驚豔。


“點什麽?”


“一杯‘天使之吻’,謝謝。”


天使之吻,代表著一見鍾情。


從始至終,她對他,是一眼的動心,二見的傾心,三會的上心。


安靜的店裏,背景音樂混著男人的調酒聲,傳入了女人的耳朵。


秦婉靜靜地看著他,看著他將一杯調好的‘天使之吻’放在了她的麵前。


“怎麽付?”


“不用。”


秦婉微微挑眉,對上他目光灼灼的眼睛,聽他用最為溫柔的聲音說道:“是我給你的。”


一見鍾情,從來都不是一個人的。


‘想過離開,當陽光敗給陰霾,沒想到你會拚命為我撥開……’


背景音樂唱著。


男人驀地笑了,是前所未有的溫柔。而他的眼睛裏帶著光,堪比星辰那般絢爛。


曾經的他,被全世界所拋棄,是秦婉將他撿了回來,牽著他的手,一步一步走出了那個陰暗的角落。


從此,他的生命裏,也有了光。


“秦婉,你可以嫁給我嗎?”


屋外還下著雪,紛紛揚揚的雪花會洗淨一切的汙穢,將那些曾經所受過傷痛和創口一一撫平。


一切,都是新的開始。


但不論如何,起點和終點,都隻會有她一人。


“好。”


音樂到了結尾,而她的回答伴隨著動聽的歌聲,像是生命的輕吟。


‘夕陽西下,接通電話,是你呀……’


-----


今年的初夏,有一人,踏光而來。


正文完。





章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