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父好像嫌棄我有點窮,說要多賺點錢才能娶你。”


雖然知道男人有百分之八十是在說假話,但秦婉終究還是一打方向盤,將車停在了路邊,側頭直直地看著男人,用堅定不移的口吻說道:“別聽他的,錢這種東西,我可以給你,但你必須是屬於我。”


車廂裏回蕩著女人不容置疑的聲音,謝淮對上她宛若星河般明亮的眼睛,‘咚咚’的心跳聲在耳邊不斷放大......


“你願意和我結婚?”


秦婉收回了視線,目光落在了清冷的街道上,似是在看著窗外的車來車往,卻又像是在看什麽別的東西。


“謝淮,我對婚姻沒興趣。”


男人聽著,臉色一沉,心中的歡喜也因為女人的一句話,而陷入了冰窖之中。


不等謝淮開口再說些什麽,耳邊卻又傳來了女人語氣輕淡的聲音。


“但我對你有興趣。”


“謝淮,從一開始我就說過,我是認真的。”


男人怔怔地看著她的側臉,聽著她用最平靜的語氣說著最令他瘋狂的話。


是的,她一開始就說過,她是認真的。


認真地在對待他,對待這份感情。


“但我不想讓你做你自己討厭的事情。”


“我沒有討厭。”


秦婉再次側頭,對上了謝淮的視線,“我不討厭和你結婚。”


“你知道的,感情這個事情就很神奇,你會突然對曾經覺得無聊的事情感興趣。”秦婉說著,嘴角一勾,在這個黑夜裏,是那麽地奪人心魂,“就好比現在,我對和你結婚的這件事,充滿了期許。”


謝淮的嘴唇微啟,怔怔地看著眼前的女人。


時間在這一刻仿佛陷入了靜止,一切都在眼前逐漸消散,唯有女人的眼睛,女人的笑容越發清晰,直至刻在了心裏。


是啊,愛情的神奇之處就在於,它會把百無聊賴的生活變得有趣,而他也開始對毫無希望的未來有了憧憬……


“那我們明天去領證?”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男人興奮道。


下一刻,女人收回了視線,重新踩下了油門,汽車的轟鳴與她的輕笑同時響起——


“想得美。”


作者有話要說:  秦父的小劇場——


在謝淮麵前:你配不上我女兒!


在秦婉麵前:不要辜負人家小夥子的感情。


第58章


一個月之後, 秦氏與程風遊戲公司合作舉辦的全國遊戲大賽正式進入了總決賽。


事實證明,秦婉的想法是正確的。


在那之後的一個月裏, 分公司的產品銷量有了一個質的提升。


隨著賽事的打響, 全國各地開始掀起了一股遊戲浪潮,各路遊戲視頻在微博和b站瘋狂上傳和轉載,一時間,遊戲的熱度以指數方式在不斷飆升。


這當然離不開秦氏在背後花大價錢的宣傳, 比起直接宣傳產品來說,秦氏反而更加側重於打響遊戲的知名度,側麵帶動產品的銷售,而這樣的方法也的確比直接宣傳要來得更加有用。


堆積在倉庫裏的那批貨物開始不斷輸出,有一部分是用在了各個比賽場地上, 作為比賽專用,而另一部分則是放在了線上線下進行銷售。與此同時,秦氏還和程風聯名開展了幾次遊戲體驗活動, 不僅邀請了各大直播平台的知名遊戲主播,還邀請了不少明星來參加明星和主播合作的對抗賽。


而何皓軒作為當下娛樂圈裏的頂級流量, 自然是被邀請的嘉賓之一。


在何皓軒參加比賽的當日, b站進行了全程直播,微博也被分分鍾頂上了熱搜, 一時間, 遊戲的下載量直逼全網第一,而程風遊戲公司的市值也開始不斷攀升。


短時間內,此款遊戲成了全網的熱門, 而秦氏也聯合了各大直播平台,集中推送了相關的遊戲比賽的直播,以及熱門主播的遊戲視頻。在潛移默化之中,人們將遊戲與秦氏的產品聯係在了一起,而秦氏也趁此機會推出了一係列的聯名款和限量款,均在短時間內被搶售一空。


不少大主播也在自己的社交賬號上曬出了自己限量版的鼠標和鍵盤,惹得不少人開始眼紅和嫉妒,紛紛在官博底下說要加貨。


而何皓軒也是在第一時間曬出了自己全套的定製款電子產品,使得那些原本不玩遊戲的姐姐粉、老婆粉也開始瘋搶。


頂流偶像的帶貨能力自然不是蓋的,但很大程度上這種帶動也隻是短時間的激增,對於電子產品來說,主買軍還是那些平日裏對此有需求的男性。


秦氏的產品在性能上絕對是一流的,先前因為宣傳少外加價格昂貴,在同類產品之中,顧客會偏向於選擇價格稍微低廉些的設備。而這一次,秦婉作為項目的主要負責人,降低產品價格的同時,與遊戲公司的合作更使品牌添上了幾分情懷,而男生們也會因為心中的熱血而購買產品。


一個月的時間,原先堆積在倉庫裏的產品被售空,而新的生產線也開始正式運營,雖然當下的利潤還不足以彌補公司這些年來的虧損,但事實卻證明,當初秦婉在股東大會上所提出的決策是正確的。


這是一場賭,而秦婉是贏家。


12月25日,在聖誕節的下午兩點,全網進行了總決賽的全程賽況轉播,與此同時,秦氏旗下的品牌官博也發布了第一屆遊戲大賽冠軍係列產品的購買通道,將會在遊戲決出勝負的那一刻進行公開預售。


下午一點四十分的現場,大多數觀眾都已入場,偌大的比賽場地熱鬧非凡,不少人還帶了自己支持的隊伍的燈牌,活脫脫整得宛若演唱會現場。


謝淮站在後台,穿著一身極為樸素的黑色休閑服,頭扣一頂黑色鴨舌帽,堪堪擋住了眼睛,露出了一個精致的下顎線。


這次比賽不管對程風遊戲公司還是對秦氏都至關重要,他怎麽說還是要過來看看的。


周圍人都陷入了緊張而忙碌的準備當中,唯有男人一人站在了角落,目視著早已布置好的比賽場地。


凡是有點數的人都知道,這位看起來年輕卻帶著一股‘拒人於千裏之外’的男人就是遊戲公司的老板,別看他長得帥,但性子是真的冷,一靠近保不齊就會被凍傷,縱使有點花花心思的人也不敢湊上去找死,隻會在旁邊默默欣賞。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卻是從後門無聲無息地走了進來,站定在了男人的身後,微微低頭,極為恭敬地開口道:“謝先生,收購合同已經簽好了。”


被斂在帽簷下的眼睛微微一亮,緊接著淡淡地‘嗯’了一聲,又麵無表情地開口道:“那就通知下去,今天晚上不營業。”


說到這裏,男人的話語一頓,像是又想到什麽,再次冷聲道:“我不想有任何人來打擾。”


“好的,謝先生。”話畢,西裝男便退了下去,又隻剩下謝淮一個人站在原地。


距離比賽正式還有不到五分鍾的時間,所有觀眾均已入席,分成了兩個陣營,在大喊著自己支持的隊伍。


主持人站在舞台中央,激情地講述著開場詞,比賽成員也走了上了舞台,場內的氛圍被推向了高.潮。


如此熱血的一幕,所有人都處於極度興奮的狀態,唯有謝淮一人,表情不變地站在那裏,不悲不喜,像是獨立於世界的喧囂以外,讓人不由得產生了距離感。


“你在這兒裝什麽深沉?”耳邊突然傳來了熟悉的聲音,有些欠揍。


謝淮的目光微閃,沒有轉頭,隻是冷笑一聲道:“大明星不忙著趕通告,到這兒幹什麽?接不到工作了?”


何皓軒喉嚨一塞,原本帶著幾分高傲的表情也因為男人的一句話而被氣地兩頰通紅。


“謝淮!你有沒有搞錯?之前的那幾次熱搜,哪次不是我幫你上的?要不是我屈尊降貴地來參加你遊戲的明星賽,這破遊戲還能火到現在這種地步?你這人還有沒有良心?”何皓軒氣得跳腳,仗著現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比賽上麵,便稍微肆意了些,“我本以為你這人綠茶就算了,結果‘過河拆橋’的本事竟也不賴,做人哪能像你這樣,拿了所有好處之後還這麽不要臉!”


男孩‘嘰裏呱啦’地說了一大堆,比機關槍還來得猛,難以想象眼前男孩的這副德性,竟是頂級流量巨星,怕不是剛從幼稚園裏出來的吧?


謝淮微微側頭,像是施舍一般地看了一眼身邊的何皓軒,緊接著也沒有回應他的吐槽,微微挑眉道:“有事?”


何皓軒一怔,頓時沒了吐槽的興致,表情冷酷地說道:“我就不能來看看比賽?”


在這一場角逐中,誰勝誰負,一目了然。


他本以為,自己有競技的資格,可現在想來卻是連入場劵都沒有。


“我是來警告你的。”何皓軒說著,臉上的表情也回歸於淡然,卻是透著幾分無奈和沉重,“警告你,以後對秦婉好點。”


謝淮的眼神一暗,薄唇微掀,在此時此刻也不忘繼續諷刺,“用不著你來警告我。”


“你!……”剛被壓下去的脾氣頓時又冒了上來,然而一到嘴邊的話卻又跟沒了氣一樣,重新咽回到了肚子裏。


他說的沒錯,以他的身份,的確輪不到他來警告。


何皓軒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麽要來找他,或許是想和過去的自己做個了斷,對無疾而終的暗戀畫上一個句號。


他喜歡秦婉,是真的喜歡,盡管秦婉不止一次說過,這是他的錯覺,不過是遇上了一個對你好的人,將依賴錯認成了愛情。


但是他清楚,自己是真的喜歡秦婉,或許是一見鍾情,或許是日久生情,反正等到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就已經上了心。


以前的他一直以為自己是特殊的,至少他們曾經在某種程度上,也是共同奮鬥的搭檔。


她為了證明自己的眼光拿資源捧他,而他為了成名,為了實現自己的夢想,為了不辜負她的期望,而不停努力著。如今他也成了自己所期望的那樣,成了她種種的成就之一。


這麽多年來,看著秦婉身邊的人來來回回換了好幾個,他雖說心裏不舒服,但卻從不會有危機感,因為他知道,秦婉不會喜歡上那樣的人。


而他更知道,以她的性格,一旦喜歡上了一個人,便就是永遠。


但很不幸的是,那個人並不是他。


他以為自己會有機會的,隨著時間一點點過去,或許秦婉會回頭看她一眼,不管是主動還是將就,他都覺得,隻要是如此,那便是勝了。


謝淮的出現是他始料未及的,而他原本以為,自己還有可以爭取一下的餘地,但當他將錄音發給秦婉之後,他便知道,結局已經注定了。


喜歡,是被他的優點所吸引;而愛,則是能接受他所有的不堪。


或許那段錄音,對秦婉來說不足掛齒,但正是因為她的不在意,讓他放下了這兩年來的執念。


很多時候,放棄並不是因為失望地多了,而是在某一刻你發現,再多的努力,也不過是徒勞,這或許會在一場撕心裂肺過後,又或許隻是經曆了一件再細微不過的小事。


因為看到了未來,所以才會選擇退出。


何皓軒知道,自己的這番話並沒有任何意義。


但他是明星,大明星,至少退場的時候,也要華麗。


“別驕傲地太早,我隨時都有可能會把秦婉給搶走。”何皓軒說著,從口袋裏掏出了墨鏡帶上,拍了拍男人的肩,轉身便準備離去。


幾秒後,身後突然傳來了男人囂張的聲音——


“你可以試試。”


何皓軒的腳步微頓,然而這一次卻是也沒有生氣,隻是勾了勾嘴角,繼續自己的腳步。


有時候,放下的狠話也不過是為了掩飾自己的酸楚,是虛張聲勢,也是最後的倔強。


.


秦氏集團的辦公室——


秦婉坐在辦公椅上,而方傑則是站在了辦公桌前,匯報著過去一個月分公司的盈利狀況。


半個小時之後,匯報結束。


方傑拿著平板,看著突然發過來的消息,表情一緊,說話的語氣還夾雜著隱隱的興奮。


“秦總,五分鍾之前,遊戲的總決賽已經結束了,官博推出的紀念產品的預售名額也被搶完了。”


秦婉拿著鋼筆的手一頓,幾秒後嘴角微微一勾,並沒有想象中的激動,仿佛一切都在情理之中,依舊是那般地從容鎮定。





章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