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方超踢到一個麻袋,打開一看,發現又是一具屍體,頓時道:這兩個是變態殺人狂,今天我弄死他們也算替天行道了!


71、


剛哥和小毛拿著開鎖的工具縮在杜聰所住的居民樓的樓上,看到二樓杜聰打開門,兩人忙縮回身。


杜聰下樓後,徑直前往嘉德廣場。


72、


嘉德廣場的四周,埋伏著便衣警察。


周榮坐車來到嘉德廣場的一角停下,待他們停下車後,一輛商務車也跟在後麵停了下來。


胡建仁說:榮哥,後麵這車跟了我們很久了。


周榮說:按下喇叭。


後麵的商務車裏,朱亦飛聽到喇叭,說既然周榮發現了,那就麵對麵攤牌吧。


商務車打開門,周榮原以為來的是劫匪,一看是朱亦飛,大失所望。


朱亦飛走到車前,周榮卻不下車。朱亦飛冷冷地看著他:周老板,你也太不厚道了,沒有人這麽做生意的。


周榮不耐煩地打發他,我現在很忙,你別來煩我。


這時,霍正注意到廣場外圍有幾個人慢慢走了過來,又看到了幾個躲在遠處樹後的人,當即一把拉過朱亦飛:飛哥,有鬼!


朱亦飛慌忙逃上車,車子直接朝廣場外疾馳出去,同一時間,周圍埋伏的社會車輛掛上警燈,警笛轟鳴著朝他們追來。


商務車被一群警察前後夾擊,最後追到高架橋上遇到堵車,朱亦飛和霍正等人逃下車,從十幾米高的橋上跳入河中,狼狽逃走。幾人遊進一個排汙管躲起來,朱亦飛大罵周榮不但吞他們的貨,還故意找警察,想把人往死裏整,此仇不能不報!他叫霍正去弄槍,要讓周榮知道,究竟誰是黑社會!


73、


另一邊,警察包圍了周榮的車,隻在車上找到五百萬現金,周榮解釋他一個生意人,車上裝再多現金也不犯法吧,警方無奈放他離開。


待離去後,胡建仁低聲猜測今天的交易會出現警察,八成有內鬼。周榮點點頭,目光看向司機小米。他怕今天這一場風波讓劫匪誤會他報警,讓張德兵派小弟趕緊找到杜聰,跟他道歉。


74、


杜聰在嘉德廣場等了很久,沒人理他,大罵騙子。


75、


剛哥和小毛用工具撬開了杜聰家的門,找到箱子,打開箱子中的暗格,將美金取出裝入袋子,心滿意足地下樓離去。


76、


杜聰回到樓下,張德兵的小弟急忙跑上去跟他道歉,剛才是一場誤會。


杜聰怒道:別扯沒用的,十萬趕緊給我!


小弟不解:十萬?


杜聰道:廢話,趕緊拿錢。


周榮電話指示小弟:他要十萬就先給他十萬吧。


小弟應了聲,返回車上當即拿了十萬包在一個塑料袋子裏交給杜聰。


杜聰見他這麽爽快居然真的給錢了,兀自不可思議,檢查了一番,十萬是真鈔,頓時滿意地直點頭,掏出一把車鑰匙遞給他。


小弟不解:這是?


杜聰指了指停車場方向:車鑰匙啊。


小弟心領神會跑向了停車場。


而旁邊樓道中沒能參與抓捕,尚在暗自跟蹤周榮手下的洛珈看到杜聰和對方交換了東西,等對方離去後,連忙跟著杜聰上樓。


77、


小弟將車開回了周榮的別墅,張德兵翻找了整個車,沒有 u 盤,隻從座位底下找到一隻死烏龜。胡建仁分析劫匪罵榮哥是縮頭烏龜,周榮徹底怒了。


周榮讓司機開著他座駕帶兩輛車手下去郊外。


78、


公安局內,警察接到線報,周榮帶著兩車手下去郊外了,領導急忙調動各組警力跟上。


79、


實際上,周榮讓張德兵帶最可靠的幾個小弟,拿上武器,坐另一輛車去找杜聰攤牌算賬。


80、


杜聰家中,他正在點錢,反複確認手裏的是貨真價實的十萬現金,他正盤算著剩下的錢該怎麽湊時,洛珈前來找他。


洛珈質問他和周榮是什麽關係。杜聰說他欠了周榮三十萬啊。洛珈又問剛才你跟周榮的手下交換了什麽?


聽到洛珈說剛才小弟是周榮的手下,杜聰一頭霧水。他將這幾天的事述說了一遍,洛珈大概猜到了是怎麽回事。


她檢查了屋子裏的箱子,箱子暗格是空的,裏麵也沒有 u 盤,她相信 u 盤還在剛哥和小毛手裏,便要杜聰馬上帶她去找他們。


81、


杜聰和洛珈剛打開門,就遇到了屋外候著的張德兵。張德兵說老板請你們去車裏坐坐,洛珈說沒空。


張德兵一揮手,小弟馬上持刀上來對付兩人,洛珈和小弟打了幾個回合後,張德兵親自出手持刀捅向洛珈,杜聰衝上去替她擋了一刀,手被割傷,隨即兩人都被張德兵抓了起來,裝在麻袋裏押上了樓下的汽車。


兩人被帶上車後,周榮就坐在車上,周榮逼問他們 u 盤在哪兒,杜聰不知道什麽 u 盤。周榮不廢話,用刀威脅要割洛珈的臉,杜聰當即說在另外兩個人手裏。


周榮要他帶著去找剛哥和小毛。


82、


另一邊,剛哥和小毛帶著五十萬美金回到院子,鬆了口氣,說隻要把李棚改的屍體處理掉,一切都圓滿了。


屋子裏,方超和劉直看到兩人回來,躲到門背後。


剛哥和小毛一進門,一個被劉直掐住脖子,“動一下就扭斷你脖子”,一個被方超用槍指著頭。方超拿過剛哥手裏的袋子,打開一看,是五十萬美金,總算完璧歸趙。


83、


周榮的人馬來到了剛哥的院子外,杜聰指著裏麵,人就住這裏。張德兵說院子門沒關,裏麵有人。周榮點點頭,叫他們一起上,小心點,對方有槍。


屋子裏,方超和劉直把剛哥和小毛牢牢捆住,劉直問這兩個王八蛋怎麽處理,上回弄了具屍體差點害死他們,房間裏還有一具,這兩個看著這麽猥瑣的樣子,肯定是變態殺人狂。方超怒極,打算讓兩人多吃點苦頭再弄死。


劉直找來塑封條將兩人的嘴巴圍了好幾圈,方超點開打火機燙剛哥,痛得他哇哇大叫卻發不出聲。


正當兩人沉浸在複仇的快樂中時,門突然被一腳踢開,張德兵帶人衝了進來,兩把獵槍直指方超和劉直,其他小弟手裏各有刀具,圍住他們。


張德兵喝令:蹲下舉起手。


方超皺眉急尋對策。


張德兵道:我隻數三下,一、二——


方超隻好照做,小弟上前,摸出了兩人身上的槍和匕首,張德兵用槍牢牢指著他們腦袋,將他們逼退到一張狹窄的工具桌後。


控製住他們倆後,小弟將被捆綁起來的杜聰和洛珈也帶進屋,同樣推到桌子後,周榮來到屋內,看著方超.、劉直和另外四個被捆綁的人,笑道:這下熱鬧了,你們人都到齊了吧?


洛珈和杜聰手腳都被繩子捆住,像兩個木樁子一樣並排靠牆放著。洛珈低聲告訴杜聰,周榮肯定是想把所有人都滅口了,得想辦法脫身。她努努嘴,杜聰看到旁邊地上有塊刀片,他使勁挪了挪,卻用不上力,低聲說,我想辦法讓他們踹我一腳滾過去。他衝旁邊一名小弟大喊,放了我,快放了我,老子起來你就死定了。小弟瞪了他一眼。杜聰繼續罵,看什麽看,有本事踹我啊。


周榮正在逼問方超和劉直 u 盤在哪兒,被他打斷,怒道,割了他舌頭。


小弟當即持刀衝上來。杜聰急忙求饒,我說踹我,沒說割舌頭啊。小弟衝來之時,洛珈用力立起身體,被對方踹了一腳,倒在了刀片旁。杜聰急搖著頭不讓對方割舌頭,求饒著,我不說話,我堅決不說話,大哥饒命啊。小弟甩了他兩巴掌,讓他老實一點。


與此同時,洛珈偷偷叼起刀片,費力地倒在杜聰懷裏,低頭用刀片劃割杜聰肚子處的繩子。杜聰的生殖器本能立起,頂到洛珈臉上,洛珈瞪了他一眼,隻得繼續割繩子。


一旁的小毛看到洛珈仿佛口交的模樣,咽了下口水。


洛珈割開了杜聰的繩子,杜聰趁對方小弟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方超和劉直身上,躲在桌子後趕緊幫洛珈也割開繩子。洛珈悄悄耳語,得想辦法衝出去。


杜聰抬頭看見桌上放著一把螺絲刀。


周榮逼問方超,u 盤在哪兒,方超不答。周榮讓手下去搜兩人的身。此時,劉直目光瞥見旁邊的桌上放了把螺絲刀,他嘴角露出一絲不易覺察的冷笑,他想象中,待手下來搜他身時,他翻身跳起,一腳踢開對方,一手抓起螺絲刀撲上周榮,威脅他放人。


周榮手下上前準備搜身,劉直身體微微右移。可此時杜聰躲在他身後的桌子下,伸手從桌上拿走了螺絲刀。


手下剛要搜身,劉直嘴角一笑,突然跳起,一腳踹飛對方,另隻手去拿螺絲刀,嘴裏喊著:“我操你——”突然手一空,發現什麽都沒抓到,張德兵的獵槍響起,砰一聲將他擊飛倒地。


見劉直倒在地上捂著肚子血流不止,方超不再堅持,脫口而出:u 盤在我這裏。


他從衣服的一個夾層口袋的紐扣背後摸出了 u 盤,遞給周榮,周榮接過 u 盤,長舒一口氣,總算是回來了。他揮揮手,讓手下把方超和劉直也綁起來,說:拿汽油,把這裏燒了。


在場眾人瞬時嚇得麵無血色。


84、


郊外,便衣警察的車子從周榮座駕前經過,便衣警察跟單位匯報:“不太對勁,周榮好像不在車上。”


85、


公安局內,警員向領導匯報:不好,洛珈和線人都失去聯係。


領導馬上下令:截停周榮車輛。


86、


郊外,便衣警察的汽車停在周榮座駕前,幾名警察下車出示證件,要周榮下車,周榮手下說老板不在車上,他們也不知道老板在哪兒。


87、


周榮兩個手下出門去拿汽油,洛珈低聲說:好機會,你想辦法衝出去。


杜聰問:你呢?


洛珈道:你別管我,我是警察,你不要回頭,衝到外麵趕緊跑。


杜聰道:這不行!


洛珈催促道:沒時間了。


話音一落,洛珈一下掀翻桌子,朝其中一個手持獵槍的小弟襲擊,打掉了他的獵槍,這時,張德兵的槍口朝向了她。


千鈞一發之際,杜聰大喊一聲小心,跳起來擋在她麵前,砰一聲,槍彈擊中了杜聰,杜聰不假思索地借著被子彈擊飛的力,撲到旁邊的周榮身上,將螺絲刀幾乎頂進了周榮的脖子,吼道:放人,我叫你快他媽放人!


下一秒,兩把獵槍都指向了杜聰,杜聰死死掐著周榮的脖子,吼著:開槍啊,老子一定拉上你們老板陪葬!


周榮整張臉被他勒得通紅,吞了下唾沫問:你想怎麽樣?


杜聰看了眼洛珈:放了她。


張德兵說:你中槍了,撐不了多久。


杜聰喝道:那又如何,放了她,我數到三,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