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陣尷尬的“哈哈”過後,妖皇默默閉上了嘴。


“行了,”舒迦歎氣,握住駱知簡的食指,“你和一個小孩子置什麽氣。”


駱知簡挑眉,居高臨下地看著白景言:“說吧。”


白景言順勢倚靠著沙發,眼眸中淺淺的琥珀色泛起一層波瀾。


駱知簡男人的第六感告訴他,這個少年的目的絕對沒有那麽純粹。


深吸一口氣,白景言傾身,直視進那雙深邃的眼睛,突然伸出手——“當然是為了駱爺你呀!”


……?


白景言緊緊地抱住駱知簡的手臂,一臉滿足:“如果我是個普通家庭的孩子,我肯定就來lux試訓了。”


吃瓜隊員:……這年頭有錢人家的孩子說話都這麽欠打的嗎?


“既然打不了職業,那幹脆就買個戰隊啦。”


駱知簡皺眉,嫌棄地從他的懷中抽出手臂:“關我什麽事?”


“因為……”白景言不拋棄不放棄,再一次抱住駱知簡的手臂,“我想讓駱爺你來tr打首發呀!”


……


那一瞬間,舒迦的腦海裏自動製作了一張表情包——電競直男斬·駱知簡。


有時候連舒迦自己也不知道,男性情敵太多是好是壞。


內有小花萌王,外有kw中野,現在還來了個新任金主,男人若是騷起來,真是十萬個莫甘娜的黑暗之盾都擋不住。


然而,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被當眾“表白”的駱知簡又一次甩開白景言撒嬌的小手,擲地有聲:“拒絕。”


“嚶嚶嚶,這麽絕情的嗎?”白景言作勢要依偎在舒迦的肩上,被駱知簡瞪了回去,隻好委屈地癟嘴,“既然如此,那我隻好等夏季賽結束,用冠軍身份再來挖一次牆腳啦。”


駱知簡斜睨他一眼,一言不發。


萌王見狀,連忙摟過白景言的脖頸,打趣道:“小屁孩,在你爺爺麵前搶駱爺是吧,還夏季賽冠軍,小心我讓你連季後賽都進不了!”


白景言也笑著嗆他:“那不行,打假賽要被製裁的。”


“……什麽意思?”


奶哥看著自家傻打野,無奈地解釋:“意思是說,除非打假賽,否則他穩進季後賽的。”


“臥槽,居然跟你爺爺玩文字遊戲?!”


“這叫哪門子文字遊戲,是你自己太笨了好吧!”


……


基地難得熱鬧,舒迦看著幾個小孩子互毆,忍俊不禁。


這一幕落到駱知簡眼裏,化作了一聲輕歎。


“別歎氣了。”舒迦目光追逐著幾個小孩子,卻是在對身邊憂心忡忡的自家男友說話,“不可能什麽事情都找上我的,好好準備夏季賽吧。”


舒迦的信任是真的,眼裏的笑意也是真的。


駱知簡再一次沉重地歎氣——但願如此。


*****


休息一月有餘,趁著夏至的火熱,十二支戰隊又開始重新洗牌。


白景言雖然年輕,卻不得不承認有那麽一些本事。


繼韓服第一中單之後,tr又迎來了kw的監督和前世界冠軍級輔助分析師。除此之外,tr被電競圈認可的另一原因,則是白景言選擇了五個毫無大賽經驗的新人,有從韓服挖來的天才,有老牌戰隊的飲水機替補,也有在青訓營裏暗無天日的追夢少年。


如今這個社會,似乎對於白手起家的人都格外寬容。


“然而小白算什麽白手起家啊!他要沒億萬家產,哪來的挖角資本?”


“有你什麽事?”虎哥一巴掌推開萌王的腦袋,“你上次訓練賽可是放了狠話的,今天要是輸了,我看你還有沒有臉在tr老板麵前大言不慚自稱爺爺。”


夏季賽的分組結果好巧不巧將lux和tr分在了a組,這就意味著他們將要在夏季賽的首尾分別對戰一次,同時也意味著——tr能否進入季後賽,真的不由lux決定。


“輸?怎麽可能輸!”萌王挺起胸膛,朝駱知簡拋了個媚眼,“你說是吧駱爺!”


駱知簡慵懶地抬起眼瞼,半秒後繼續垂下喝咖啡。


“……駱爺一定是心情不好懶得說話。”慘遭拒絕的萌王拚命給自己找回麵子。


“走吧。”駱知簡似笑非笑,“該上場了。”


“……”


蕩氣回腸的戰歌之中,激昂的號角聲和著延綿不絕的呐喊,點燃了金色與紅色的隊標。


兩支隊伍同時出現在台上時,tr五個人禮貌謙遜地朝lux五個人微微一笑,還彎腰鞠躬,嚇得妖皇有點神經錯亂:“……這他媽什麽情況?”


蛋蛋沉思片刻:“大概,這就是教養吧。”


英雄聯盟的新版本在一次又一次更新中更加百花齊放,甚至有戰隊開始嚐試雙坦、雙ap、雙懲戒等各種各樣獵奇戰術,但唯有lux保持著“敵動我不動”的良好心態。


原因?誰讓他們每個位置都是爹。


lpl的多數戰隊遇見lux都會采取非傳統的陣容,不求2:0,讓一追二就是賺。


而tr這支嶄新的隊伍,第一場正兒八經的比賽卻還是選擇了傳統陣容和他們正麵剛。


一級上線,萌王小小年紀心狠手辣,拖家帶口入侵了tr的上半野區,插下了致命之眼。妖皇操縱著嬌小可愛的璐璐,麵對對麵傳說中的韓服第一中單毫不畏懼,q著q著就替lux打下了河道的江山。


當tr打野第二次埋伏在下路附近時,和駱知簡比翼雙飛的蛋蛋操縱著洛丟出一枚微光飛翎,發出了質疑:“他們怎麽這麽愛保下啊?”


“不想下路被殺穿吧。”奶哥淡淡地解釋,“畢竟三路優勢都不大。”


“可是啊……如果我是tr的教練,我會選擇圍繞中路的打法。”蛋蛋趁著上線的時間,認真說道,“中路那個noby光看個人實力沒比妖皇差到哪裏去,但是完全沒有施展的空間,兩個人隻能耗在中路。這個打野的支援比起noby卡爾瑪的支援,完全不值一提啊。”


萌王點點頭:“而且,你沒覺得他們這個陣容打得很生硬嗎?就像是……”


就像是在模仿lux的打法。


而唯一一個沒有說話的人抿了抿嘴,默默地以八殺零死三助攻的成績拿下了mvp。


第一局十八個人頭差,第二局玲瓏塔。


二比零結束比賽那一瞬,駱知簡有一絲不安。


“臥槽,駱爺你怎麽了?”妖皇連忙拉開走神的駱知簡,“讓你收拾鍵盤鼠標你都能把咖啡撒了?”


駱知簡依然薄唇緊抿,一言不發地拿起外設,任憑一道道淤泥般的顏色在白色的隊服上留下痕跡。


離開賽場回到休息室的路上,萌王嘖嘖搖頭:“訓練賽僥幸贏了一把,就以為我們是紙老虎嗎?”


而當他推開休息室的大門,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僥幸贏了一把”的戰隊老板本人正在“紙老虎”戰隊助理懷裏嚶嚶哭泣的戲碼。


走在最後擦拭咖啡漬的駱知簡見前麵四個一百來斤的肉體忽然紮根不動了,催促似的推了推其中一個肩膀,卻被生硬地扛住了。蛋蛋回過頭,看著自家ad尷尬一笑。


駱知簡的心底已經猜到九成九,心頭的不安再次泛起波瀾——tr的教練組絲毫不比lux差,怎麽會連一個合適的陣容都選不出來?


第五十七章


駱知簡沉下臉, 禮貌地敲了敲門:“請問,這裏是lux的休息室吧?”


沙發上的小可憐抬起頭來,露出一張梨花帶雨的臉, 壓抑著喉頭的哽咽:“啊……駱爺你們回來啦……恭喜你們首戰告捷啊……”


“幹嘛呀幹嘛呀?”萌王蹦蹦跳跳地跑上前,坐在沙發一側, 將他從舒迦的懷裏拉到了自己的身旁,“輸一場比賽就開哭啊, 那你接下來一個夏季賽有得哭了。”


白景言聞言, 眼看著鼻頭又開始聳了, 卻故作堅強地笑著反擊:“這才第一場而已, 最後哭的人還指不定是誰呢。”


“失敗沒關係,隻要有不足就一定能找到解決的根源的。”舒迦拍了拍他的腦袋,溫柔地說道,“好了, 哭也哭過了, 快點回去看你們戰隊複盤吧。記得把眼淚擦幹淨, 好歹也是個小老板, 威嚴總是要有的。”


白景言淚眼汪汪地看著舒迦,堅決地點了點頭,起身用袖口胡亂抹了一把眼睛,抽泣著起身。


擦肩而過那一瞬, 駱知簡忽然開口:“為什麽哭?”


白景言一時無言:“……啊?”


“我問你為什麽哭。”駱知簡轉過身, 幽深的潭水裏倒映出一張懵懂的臉,“教練組和選手的問題, 和你有什麽關係?”


“好……好歹是我自己的戰隊……原以為我足夠了解英雄聯盟就能創造出一個巔峰戰隊,誰知道是我高估自己了……”


“那你不回去找原因不回去批評一頓,在這裏哭什麽?”


“我……我也不知道為什麽要哭啊……”白景言委屈巴巴地低著頭,“就像如果lux輸了,我第一反應也是先難受,然後再去官博底下噴啊……”


感受到駱知簡四周環繞著的不友好空氣,妖皇幾人連忙跳出來圓場:“嗨呀,但是小白你別說,你這支戰隊問題真的有點大。”


“嗯,我知道,他們的戰術很死板,不懂擴大優勢減小損失。”


“何止啊,就連bp都亂七八糟的,完全不懂得發揮那幾個選手的長處。”萌王搖搖頭,“就連我們這幾個對線過一次的人都看得出來問題所在,你們那幾個教練分析師在幹嘛啊?”


白景言瞪大眼睛,炯炯有神地盯著他:“我沒有打過比賽,確實對策略不了解……萌王哥哥你能告訴我還有什麽問題嗎?我怕他們複盤的時候有遺漏。”


這聲“哥哥”叫得很是受用,萌王裝腔作勢地靠在沙發上翹起二郎腿:“你看啊,你們打野一開始就——”


“憑什麽幫你分析?”駱知簡再一次突如其來地打斷。


這一回,連萌王也有些懵懂了:“小白不是怕複盤的時候分析不夠全麵嘛,畢竟我們是對手,看問題的角度不一樣——”


“你也知道是對手?”駱知簡將手中擦拭咖啡漬的紙巾揉成一團,隨性正中了垃圾桶紅心,“這是英雄聯盟職業聯賽,不是友誼賽。”


從前的駱知簡任性妄為,不聽任何人勸也不給任何人麵子,但從未像今天這樣咄咄逼人不可理喻。


萌王看著眼前這個曾被自己奉為神的男人,有一瞬間的茫然。


這是他認識的那個駱爺嗎?


身邊的白景言雙手局促地抓著衣角,一看就價值不菲的布料被攥出了廉價的痕跡。


“駱知簡,”萌王生平第一次喊出了這三個字,“你真是一點人情味都沒有。”


這樣寡淡,甚至有些怨恨的語氣,駱知簡也是第一次從萌王口中聽見。


他從桌上拎起背包,將鍵盤小心翼翼地裝進去,漠然回應:“嗯。”


“……小白本來也沒做錯什麽事,你就不能稍微放下點成見嗎?”


“不好意思,我小氣。”駱知簡轉過身,望進萌王一雙顫抖的眼睛裏,“你們善良大度,那以後的事,你們自己擔著吧。”


說罷,越過鴉雀無聲的人群,頭也不回地離開了。